來自新竹在地的甘溫羊奶

寧 撰於2012/11/22

記得在美國唸書的時候,曾經與三五好友隨興逛至馬里蘭州郊區的農場,正好碰到農民擺攤販售自種蔬果與自家農場豢養的乳牛所擠的牛奶,品嚐後心想,原來這才是真正的牛奶味道。那味道與那時天天喝的超市牛奶相比,明顯少了一分濃郁,但多了一分非常細膩的順口。

回台任教後,我曾經在苗栗飛牛牧場主辦約兩百人的小型研討會,研討會的其中ㄧ項餘興節目就是飛牛牧場奶製品的品嚐,那時早已經忘了在美國體驗過的真正牛奶味道,無法將兩者相比,但相同的是,飛牛牧場的牛奶也沒有超市牛奶那樣香濃的味道,這似乎暗示超市牛奶的香濃可能是一種為了催動飲慾的高科技。

後來在母親罹癌期間,母親與我曾經一同研讀許多健康資訊,這些資訊所傳達的訊息大多暗示我們從小常喝的牛奶並非真如所知的那樣對人有益。從那之後,我就漸漸很少喝牛奶了,改以豆漿為早餐的主要飲品。不過,我覺得真讓健康資訊詬病的,應該是使用不自然的科技方式所培養的乳牛所生產的加工牛奶。人類喝牛奶的歷史跟文明史ㄧ樣久,衍生問題應該是始自高科技介入乳牛的豢養之後,至少我是這樣猜測的。

前些日子的一個早晨,在一位知心好友家,看見她喝一罐瓶裝奶當作簡易早餐,問後得知裝在那瓶裡的其實是羊奶。在玩笑氛圍下,我試喝一口,有股頗為特別的味道,雖不如傳說中的那樣難入口,但當時也不覺可口,只覺得味道還蠻新鮮的。茹(奶蛋)素後,我一直相當注意身體的變化,好像茹素也是我的科學實驗,總希望將來可以與他人分享科學化的茹素經驗。暑假前的身體檢查結果,顯示我體內的好膽固醇量降低了,雖然數值仍在所謂的正常範圍內,但總是令我不服,難道非得食肉才能維持極健康的好膽固醇量嗎?那時我想起在研讀中醫時,曾經讀到馬奶與羊奶皆有特別的功效,古醫書對此也都有條目撰述。本草綱目寫道「羊乳甘溫無毒,補寒冷虛乏、潤心肺、治消渴、療虛勞、益精氣、補肺腎氣和小腸氣。」現代營養學也發現,相較於牛乳蛋白,羊乳蛋白更近於人乳蛋白,都是以貝他酪蛋白為主,分別佔70%與80%。而牛乳蛋白中,貝他酪蛋白只有25%,佔最多的反而是阿法酪蛋白。更詳細的資料在網路皆垂手可得,就不在此贅述。

想想那天早晨的羊乳試嚐也算是一種機緣,或許我可以試試羊乳,看看是否真能益精補腎,前提是我不想喝科技加工的羊乳。一念既起,就想起美國的「農場經驗」,我即開始尋訪有沒有在地的農場,供應自產的「天然羊乳」,畢竟吃當地的食物、喝當地的奶,才是最符合環保精神的。經過網路搜尋,發現頗多人推薦愛力羊乳與元春羊乳,前者的農場在東大路附近,後者的農場座落在香山。接著就是抽空前訪,前訪的目的是希望確定我所喝的羊乳是來自受到主人尊重照顧的乳羊,這是對提供我們營養的大自然動植物的基本尊重。愛力羊乳的農場其實有點遠,我去訪的那天,農場「老闆的娘」林阿嬤很親切的跟我話家常,我說要試喝,她立即取出一罐給我,並說不要收錢,只是我真覺不好意思,還是堅持給錢。不知是否受到好友的影響,這次試喝覺得非常可口,跟上次與好友一同品嚐雲道咖啡時的感覺很類似,每一口都藴涵自然的生命力。可惜的是,愛力農場的周圍土地都被征收且改建樓房,因此目前乳羊只能擠在一間小小的農舍裡。林阿嬤說她的老闆兒子已經另外購地,年底將會搬遷,屆時乳羊就會有受尊重的生活空間了。我很喜歡林阿嬤的質樸,離開前又帶了幾瓶。元春農場頗具規模,日產約800瓶羊乳,因此每日只有800位新竹人可以享受元春的「新鮮」,乳羊皆生活在清爽的環境,很適合小規模的校外參觀教學,放置羊乳的保溫盒外面,寫著斗大的「元春有機鮮羊乳」七個字,宣示農場主人希望回歸自然有機的決心。最後我決定訂元春羊乳,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只有元春願意派送我家。愛力農場目前人手不足,只能派送近程順路的住戶。因此從八月二十八日起,我即開始每日一早(約6:30am時),空腹喝一瓶180cc的當日凌晨現擠以攝氏70度低溫消毒的溫熱羊乳,真是「甘溫」。我曾經邀我太太與我小女兒一起享用「天然羊乳」,但是不習慣「新鮮」味道的她們還是決定繼續享用早已習慣的市售牛乳的「濃郁」。她們甚至也不愛喝豆漿,可見高科技的影響有多大。

自從開始喝羊乳後,我即每日早晨「放空」後測量體重。到九月十日當日,我已增重一公斤,從六六增至六七,果然「類母乳」是很好吸收的。外型上,我其實是變瘦的,腰圍縮了一吋,這應該是加強運動的成果(除了早晨的例行運動外,暑假開始每週帶小女兒一同去學游泳,一直持續到現在),應該跟喝羊乳無關。茹素前ㄧ年,我曾經為了增重與改善腸胃吸收,服用三個月的香砂六君子湯,確實有些效果,但是照三餐服藥,著實辛苦,後來服藥增重效果逐漸減緩,也就慢慢停藥了。

現在每日清晨多了一樣「自然的在地恩賜」進補,相比於我太太每日喝的高科技萃取並額外添加高科技營養成分的科學樟芝液,雖然份量都是180cc,但是「自然的在地恩賜」價錢只有後者的六分之一。不過我太太的樟芝液還包含她母親的愛心,是她母親擔心她的身體健康,專門訂給她補身體的。我覺得母愛的祝福效用,說不定還大於樟芝液本身的作用。我的母親已經去另一個國度了,她在世時也時常擔心我的健康,老是覺得我太瘦了。下次她的忌日,我會取一瓶羊乳置於供桌之上,告知她老人家,這小小瓶的在地甘溫羊乳,已經在三個月內讓她兒子達到此生的目標體重--空腹六十九、飽食七十公斤,請她可以放心的在天上嘻遊,不需要再為我的體重擔心了。中醫所說的羊乳益精補腎,還真是有點道理。

後記:這裡有篇元春養牧場的圖文並茂的[介紹],有興趣者可以參考。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browser and hit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