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牙記

寧 撰於2012/04/17

也不知是怎樣地一股衝動,讓我決定在48歲的高齡做牙齒矯正。或許是因為我有次開玩笑地請一位小時候本來考慮當牙醫、後來卻跟我ㄧ樣成為老師的好朋友幫我看牙齒,她很認真地開玩笑說我牙齒排列應該需要矯正但是現在矯正應該是太老了,已經來不及了。她的「非專業」診斷只讓我覺得頑爾,也未放在心上,但這玩笑卻似乎在我心裡埋下ㄧ顆種子,這顆種子因緣際會地在今年年初發芽了。

若是沒有親身經歷,很多事其實是很難瞭解個中滋味的。經由高中同學的引見,我去拜訪頭份周公亮醫師。跟我同齡的周醫師是陽明大學牙醫系畢業,留美專攻齒列矯正。經由他與他太太連醫師的詳細說明與圖示,讓我瞭解很多牙齒矯正的學理。我也同時經由多幅的前後照片對照,瞭解牙齒矯正後,臉型也會跟著改變,真讓我開了眼界。對我來說,許多資訊甚至是第一次接觸。學習果真是一種趣味,讓我當下決定親身感受一次。反正周醫師說,我的牙齒算整齊的,矯正並不需拔牙,他太太開玩笑說唯一的考量是怕矯正後變「太帥」了,不過他們會稍微保留一下「技術」,以免「太帥」最後造成我的困擾。

所以我就跟目前國中一年級的小女兒一起用兩年的時間,慢慢將牙齒排列整齊。也好,這樣我就可以一同感受她的喜怒哀樂,也可以瞭解小女兒為何上了矯正器後,吃東西如此斯文了,這還非得親身體會才能感同身受。

剛上矯正器的第一週,我就瞭解為何我姊當初會用痛不欲生四個字來形容牙齒矯正過程,當然也沒有像我姊所講的那樣誇張,但還真是不舒服,整口牙被繃緊緊的。還好我這個人天生具有隨和樂觀的天性,幾天後也就適應了。所謂適應了,不是舒服了,只是適應經常性的不舒服感了。那幾天,口腔內膜還因為沒有找到裝矯正器後的「正確」咀嚼方式而被磨破了,最後還是去找周醫師擦擦藥,調整調整矯正器,我之後也自行調整咀嚼的方式,也算渡過了。

我本來就是餐餐飯後都刷牙的人,上了矯正器後,更是刷的仔細,每次刷牙都要用上十數分鐘,從牙刷、牙間刷、沖牙機到漱口水,每個步驟都不馬虎,周醫師說很少有人能夠像我刷牙刷的這樣吹毛求疵的,嘻,希望這是一種讚許。

二月之第二次回診時,周醫師說我的狀況非常好,他說果然認真刷牙是有幫助的。或許因為我是大學教授,周醫師每做一個動作,都會跟我解釋原理。他說我先前上的「有記憶鐵線」是圓柱形的,其慢慢釋放的力道只是用來先定牙齒的口型,之後他會改用非圓柱形之鐵線,這樣就可以卡住矯正器,調整每顆牙齒的應有角度,原來是這樣。雖然吸收新知是有趣的,但是親身體會則是另一回事,不過這樣的學習才會有深刻記憶,將來與朋友談「牙齒矯正」時,我才能夠以過來人的身分「大言不慚」。

三月之第三次回診時,周醫師直接將我上下鐵絲都換新。他說一般回診,他通常只幫被矯正者換「上鐵絲」或「下鐵絲」,以免被矯正者無法忍受上下牙齒的同時推拉。但是看到我的狀況良好,忍受度又如此之高,讓他忍不住想「幫我省些時間」。四月之第四次回診,他更進一步地除了將「上鐵絲」換粗,「下鐵絲」還放兩條。他說只有我選的這組高級矯正器,才可以一次放兩條鐵絲。他又補充說,我是最最配合的被矯正者,所以他才又忍不住幫我加了一條「下鐵絲」。我那位也是牙醫的高中同學說,周醫師是非常謹慎且牙齒矯正技術與經驗都非常豐富的醫師,看來這次他碰到一向大膽的我,也變大膽了。

附帶一提的是,周醫師與連醫師每年都會免費幫幾位低收入戶矯正牙齒。連醫師說擁有整齊的牙齒是會讓人多好幾分自信的。但是對低收入戶來說,矯正牙齒是奢侈的額外開銷,她認為低收入戶也有美美牙齒的權利,因此從小在頭份長大的兩位醫師,願意回饋付出,免費幫鄉里的低收入戶檢查牙齒甚至矯正牙齒,還曾因為此事佔了新聞的一個小小版面,此點讓我不得不讚其心。有如此愛心,難怪周醫師與我會一見如故。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visite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