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呼」奇技--且談完全呼吸法

寧 撰於2012/09/02

前些日子,平日與我一同推手的好友達生頭痛難忍,我即建議他可以嘗試靜坐。我告訴他不必特別找時間靜坐,只要例如在下午時分不要趴桌休息,以坐姿「閉目養神」十數分鐘即可。若能堅持數月,頭痛問題應會改善。好友隨即問躺著閉目養神可否?躺著不是更放鬆嗎?直覺上,達生的回問是有道理的,也有不少人是躺著「靜坐」(其實,這應該叫做「靜躺」吧!),然而多年的「實坐」經驗告訴我,「靜躺」與「靜坐」還是有所不同的。我所謂的不同,不在於有些書上所寫「成三角錐狀的盤腿坐,最能與天地能量呼應」,或許這是對的,但是我的根基還不足以讓我有此體會。我所謂的不同是在於兩者的呼吸狀態的不同。為了讓好友能夠瞭解我所謂的「靜坐」為何?我特別將我的心得寫下來,這樣另ㄧ位好友許教授也可以同時參考,說不定「睡前的靜躺」對她的失眠問題也有點小小幫助。

多年漂泊數家氣功的一個小小心得,就是「呼吸」是氣功非常重要的基本功夫,從來沒有氣功大師的呼吸是短淺的,雖然很多氣功道場都強調呼吸自然就好,但是我個人認為「呼吸」應該需要「另外單練」的,而最佳的呼吸練習時間就是「靜坐」。

先談談我所謂的「單練的需要」。過去學拳的經驗告訴我,倘若功夫要有所精進,許多基本的式子是要提出來「單練」的,像馬樁步、弓步、摟膝拗步等都是常見的單練基本功。練拳若是不單練基本功,只練套拳,當然也可,但是這樣能夠獲得的益處就變得很有限,對拳的體會幅度也會受到很大的侷限。

又如同學古典吉他或是鋼琴等樂器,音階乃至於特定曲子的某些重要小節,也是常常需要抽出來單練的,沒有這樣的基本訓練,除了天縱英才外,習練一陣子之後,必定會產生進步瓶頸。

說明這個單練的觀念後,即可回到「呼吸」這個話題。在許多教導氣功的場所,氣功老師常說呼吸自然就好,這就好比練鋼琴時,老師說不用練彈音階,只要練練曲子就好。由我以上的論述,就知道我想要表達的是「練琴不另外單練基本音階,手指的靈敏度與力度是很難培養出來的」。換言之,練氣功時呼吸自然就好,就好比練鋼琴時想從只彈曲子同時培養出手指的靈敏度與力度,這又好比練拳時只打套拳而想從其中同時練出馬樁步的強度,並非一定不可能,但是我很少見到如此而能夠有所成者。我比較傳統,總認為要滴下額頭上的汗珠,才能夠有豐碩的果實。

再者,有些氣功道場強調呼吸自然,或許還有思維的不同。前些日子,好友王教授因高燒住院,他說他有日突然覺得頂門與額頭脹,此時閉眼即開始「觀」到「彩色影像」,他在向我陳述此特異情狀時的說法是「很像你們練氣功時的感覺」,我其實將那種狀況歸類到「神通」不是「氣功」,雖然這兩者練習時的外在表象很類似,但還是有細微分別的。我曾見師神通過人、但是身體仍然病痛不少,這當然也可以有另類解釋,但是靜坐時的思維不同,會將所「成」導至不同方向,也因此有些道場在呼吸要求上就是自然,因為需要專注於其他方向。這使得「呼吸」變成次要的習練對象,躺臥立坐也不再是重點。令人佩服的是,王教授觀到影像後立即反覆心裡默念不想要此功能,影像咋然停止。確實,異於人之能,若非為助人,實不需求,而助人但求盡心,也並非得需要異於常人的能力。

在說明「躺著」與「坐著」練「呼吸」的細微不同之前,我必須先說明何謂「最初級的吐吶功夫」。幾年前,我曾經讀過的一本有趣的書《羅桑倫巴蒙難記》,書中第十章的標題即是「吐吶之法」。我認為此書所寫的「吐吶之法」,是我讀過有關「吐吶」的書中,最淺顯易懂,而從個人「實坐」的經驗來說,卻是最精闢的解說。且讓我重新找出這本書,將書中重點重新摘錄繕打於此:

引自177頁-178頁:(明雅唐達普喇嘛對其弟子羅桑倫巴說)「羅桑!你要知道呼吸是維持生命的泉源。你會跑、會跳,可是如果不呼吸,你半點事也不能做。你必須學習新的呼吸方法,首先呼吸時要有標準時間,因為你必須先熟知標準時間,否則你就不能學習用不同的速率呼吸,而達到不同的目的。」....「你注意你的心跳、脈搏看看,脈搏是有規律的,一、二、三、四、五、六跳動的....如果你注意一下,你會發現你深深吸一口氣可以用掉六次脈搏跳動的時間....一共有四種呼吸方式....第一種方式很糟,是上肺部呼吸,這種方式只有胸脯上部在動,因此呼吸量最少,如果用這種方式,只有極少部分空氣進入你的肺部,在肺深處仍存有許多廢氣。....第二種呼吸方式,這是一種『中肺部』的呼吸,也不是一種好方式。....第三種呼吸方式是下肺部呼吸,這種呼吸方式比前兩種要好,可是仍然不是最正確的方法,有些人叫這種方式為『腹式呼吸』,用這種方式並不能使肺部完全充滿空氣,而肺中的空氣也沒有完全被換成新鮮空氣,還是有廢氣、髒氣、病氣留在肺中。不要用上面這三種呼吸方式....用完全呼吸法,我來教你。」

這段實在淺顯,沒有咬文嚼字,寫得非常清楚,已經不需額外解說了。明雅唐達普喇嘛接下去開始說明何謂「完全呼吸法」。

引自179頁:(明雅唐達普喇嘛續說)「....你身在察克波里寺,必然注意到我們常常強調人要閉緊嘴巴的重要性,這樣除了不會說錯話之外,還可以只由鼻子呼吸。如果你用嘴呼吸,會喪失由鼻子呼吸的好處,鼻子是人體體溫控制器官。再說,如果你老用嘴呼吸,鼻子功能停止,容易得粘膜發炎、頭部昏沈及其他的病症。」...

幾年前,我曾經每週末至台北某門派學氣功,持續大約一年多,其氣功的主要特色是強調「鼻吸(閉氣)嘴呼」的練習。而教我推拿的林老師也曾經告訴我,若是被推拿者全身緊繃,可以告訴被推拿者「鼻吸嘴呼」來放鬆之。經驗告訴我,「鼻吸嘴呼」對於放鬆是非常有幫助的,當一個人緊張時,用嘴大力呼氣,很快就可放鬆。但是我的體會是練氣、提氣、蓄氣還是需要「鼻吸鼻呼」來「輔助」!這段文字應該就是要強調「鼻吸鼻呼」的基本性。從自然生理來說,正常呼吸本就該是「鼻吸鼻呼」。

引自179頁:(明雅唐達普喇嘛續說)「鼻子是很重要的器官,要常保持清潔。如果你的鼻子不乾淨的時候,最好吸入一點水,讓水從口中流出去。不管怎麼樣做,最好不要用嘴呼吸,只用鼻子呼吸。對了,用溫水灌洗比較好,冷水會讓人打噴嚏。」

我天天晨起洗鼻子已經持續好幾年了,當初的出發點是因為鼻子過敏,後來就成了日常習慣。好友翁中醫師曾經告訴我,有篇澳洲學者的醫學研究報告指出,鼻子清潔有助於健康的維護,因此建議要常洗鼻子。書中的這段說明,我實非常同意,有清潔乾淨的鼻通道,呼吸自然較為通暢。

引自179頁:(明雅唐達普喇嘛續說)「現在讓我們來討論一下真正的呼吸方法,這種方法使很多西藏喇嘛得享高壽。完全的呼吸包含其他三種方式--上肺部呼吸、胸式呼吸及下肺部呼吸--使肺完全充滿空氣,血中廢氣得以潔淨,因而更富有生命力。這是一種很容易的呼吸方法,無論是坐還是站(寧註:嘿!這裡沒有說「躺」,只有說「坐還是站」呦!),只要是相當舒適的姿勢,都可以經由鼻子呼吸做到。....(另外)你必須使背脊挺直,這是正確呼吸的祕訣。」

引自180頁:(明雅唐達普喇嘛)他站起來,走到我面前,用他的雙手托住我的手肘,把我拉起來坐直,又說「羅桑,你要這樣坐才對!背脊挺直,收縮下腹,手臂垂在身旁,就這樣坐好。現在擴張你的胸部,用力讓肋骨向外張,把橫隔膜向下壓,下腹部會自然向外突出,這就是完全的呼吸,一點也不神秘,只是一種正常的呼吸,你盡量吸入空氣,把廢氣全部呼出,然後再吸氣。剛開始的一段時間你也許會覺得需要很專心才能辦到,你會認為這種方式很複雜,很難,不想去試,但是這種方式是值得的。並非你覺得精神怠惰時才要學習完全呼吸,而是你近來的呼吸方式懶散無力使你必須接受呼吸訓練。」我按照導師教的方式呼吸,令人驚訝的是我覺得這種方式反倒容易,開始時我的頭覺得有點昏,一會兒就呼吸的更順暢,我看也看得較清晰,幾分鐘後,我覺得精神十分順暢。「我每天要讓你練習呼吸,羅桑,我要你時時都這樣做,這種工夫花的值得,你不會再有氣喘不過來的麻煩了。才爬點山坡就讓你那樣累,你看我比你年紀大卻毫無困難就爬上來了。」....他坐好繼續對我說「呼吸的目的,不論用哪一種方式,是要盡量吸入空氣,使空氣化為不同的形式行遍全身,這種形式我們稱之為『般那』(prana),也就是生命力。『般那』是人、動物、植物的動力,甚至魚還會分解水中的氧氣,將之轉化為『般那』呢!

這段所說的,與我曾經學過的好幾種氣功功法的呼吸要求,不約而同。有太極好友曾經見我示範「完全呼吸」,示範時丹田處的小腹會隨呼吸明顯上下起伏,練久了,就習慣了,日常生活就隨時都在「練氣功」了。有位好友姓鐘,他是餐廳老闆,我們家不定時都會去他的餐廳用餐,我們常天南地北閒聊,他喜練外丹之類的氣功。有次他主動跟我說,他終於體會到他過去只注意動作、然而放任自然的吸氣「太淺」的毛病,(他用台語說)他終於體會到其實要直接「吸」到丹田,那種感覺完全不同,我點頭微笑。這是他自己練習外丹多年之後,逐漸醖釀出來的「頓悟」,相當不簡單。我則是經由台北「鼻吸嘴呼」功法的氣功老師的指正,才猛然想起多本書的明與暗示,因此知道完全呼吸對氣功的重要性。簡言之,靜坐中,要讓肋骨向外擴張、讓背也隨呼吸起伏,整個身體感覺毛孔完全張開,吸氣時肺部放鬆擴到極大,並配合全身內外他人不可見的全然微舒展來吸氣。呼氣則反之,胸收背伏腹縮。整個運作隨心跳放慢而以緩柔舒適的速度運作,這就是我所建議的單練「呼吸」。這樣的「呼吸」方式,若不單練,很難從呼吸自然中成之。但也不要勉強,書中所建議的「六下心跳一吸,六下心跳一呼」,是很恰當的起始目標頻率。我最近都是默念佛母准提心咒ㄧ次一吸,再默念佛母准提心咒ㄧ次一呼,ㄧ字默誦時間恰好是ㄧ次心跳。

寫到此處,可以開始說明我的實驗心得。躺著練完全呼吸,背部起伏受限,呼吸的廣度就不如坐著。如果不相信,趴著做完全呼吸試試,就知道我的意思,此時前胸難以前擴,呼吸深度明顯受到侷限。當然一般人的呼吸,很難做到連背部都有起伏,所以不易分別躺著與坐著的呼吸廣度的差別。教太極拳的林老師在教拳時,也常強調,打拳呼吸背部要有起伏。我後來發現背脊挺直,對完全呼吸也有幫助,彎腰馱背也會侷限呼吸的完全度。這應該就初步回答達生的問題了。我的建議是能坐就不要躺,等「呼吸」達到「輕均勻緩細深長」的程度後,慢慢氣就順了,這時平日就會覺得腦與背有厚厚重重的實在感,那頭痛問題應該就解一半了。

以上只是第一個層次的初步回答,「靜躺」與「靜坐」的不同還有另一個層次的考量。我認為「丹田處的小腹隨呼吸上下起伏」只是「完全呼吸」的一環,除了胸背腹的完全擴張外,全身毛細孔打開進行「輔助呼吸」,也非常重要,太極拳所謂的「一動無有不動」,一呼全身皆「呼」,ㄧ吸全身皆「吸」。將這樣的感覺融入靜坐,會有非常不一樣的體會。這時就可以進一步說明「躺」著練完全呼吸的另一限制。躺著時,將有背部一大半的毛細孔沒有辦法發揮「輔助呼吸」的功能,背的輔助呼吸感就不易練出來。

我大姊及小妹曾經跟堂娜學習瑜伽。有次上課,一位輕熟女進入教室後,堂娜突然很嚴肅的告訴她,去把臉洗乾淨再進來練瑜珈,語氣甚至接近嚴厲,她說整個臉的毛細孔都被厚厚的一層粉蓋住,毛細孔都不能呼吸了,那還練什麼瑜伽呢?如果堂娜有臉書,我一定給她一千個「完全的讚」。在靜坐中,毛細孔的輔助呼吸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鼻呼鼻吸」練至極輕、極緩時。

再次強調,我靜坐練氣只為無病無痛,其他無求,因此後來就只專注呼吸,雜學功法全然放下,所以我的說法或與他人不同,僅供參考。我只知道「呼吸」對於練氣很重要,這點其實很多教氣功的老師都明白,就如同蹲馬樁對於練拳很重要,這點很多教拳的師父都知道,但是現代人喜歡速成,不喜歡辛苦,所以很難如是要求罷了。對我來說,「太極拳是否是氣功的一種」,關鍵是在打拳時是否呼吸勻緩、配合拳勢,放任呼吸短淺的打拳,我覺得實在就與「練氣」目的有所差別。

有些太極同門曾經注意到,我後來在太極週二晚班蹲三分鐘馬樁、站三分鐘弓步等功操,可以做到不喘無汗而頗為驚訝,其實這是完全呼吸的功效。呼吸不深,擺任何姿勢都不算真的練氣,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基本觀念。呼吸完全了,可以達到輕均勻緩細深長,則做任何動作都是練氣,所以蹲馬樁時可以練氣、打拳時可以練氣、晨起練操時可以練氣,乃至平日走路時也可以練氣。

雖然我們從小就會呼吸,但是「完全呼吸」是需要練習的。不需太久,數月即成習慣。希望我的說明,能夠清楚回覆達生的提問。

後記之一:有人曾經跟我說《羅桑倫巴蒙難記》這本書是虛構的。對我來說,虛構與否並非重點,故事有趣,內容有參考價值,此書即值得一讀。即便是作者捏造故事,作者對於西藏喇嘛的生活以及修行的大小事,確實有一定的瞭解,否則難以寫出這本有內容又有趣的天書。

後記之二:在讀我的前一篇文章「《明朝那些事兒》就是要你好看」之後,王教授曾經問我如何做到「盡心而不費心、用心而不耗心」的將本份的傳道、授業、解惑與研究工作做好。其實「盡心而不費心」就是「事事預先排定時程並確實執行」,包含「娛樂」例如練鋼琴、練吉他、練字等,我太太都說我的娛樂ㄧ點都不像娛樂,時程緊湊到就好像娛樂是我的工作的一部分,一律按表操課,但是我自己是覺得,就是因為「有計劃」才能持續而不費心。

而「用心而不耗心」是靠「生活規律、日日靜坐」達成。靜坐已經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了,我覺得它對於心耗的平復有很大的幫助。日日靜坐,心力就不易耗損。「專注完全呼吸的靜坐」真的是很有好處的,不求長命百歲,只為當下無病無痛,王教授或許可以考慮嘗試。

最近在學游泳,有件事ㄧ直困惑我,似也無書可參考。我還不知道游泳時該如何應用完全呼吸,游泳的呼吸要求,好像跟「輕均勻緩細深長」差別很大,毛孔也不能輔助呼吸,這點我必須再找時間請教睿智的王教授,他總是有異於常人的發想!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mine-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