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呼」奇技--再談入靜與毛孔呼吸

寧 撰於2012/09/06

開心好友之間的交流與討論,總是可以讓看似枯燥的練習變得有趣,靜坐就是其中之一。許教授延續前文說「不管是靜坐還是靜躺,最難的是『靜』。」我非常同意,同練太極的她「順勢」請我分享『靜』的心得。許教授出題,當然要隨之回應。

雖然每個人『坐』的樣子都很像,但是對『靜』的感覺都不同。就我瞭解,這與心念有關,而每個人的身體狀況也有絕對性的影響。近幾年日日靜坐,可能因為我的身體並無大礙,也無所求,所以從來沒有發生書中所描寫的神奇經歷,麻、脹、癢的感覺倒是常有,這些感覺總發生在靜坐一開始,還可以隨意念移動或消失。另外也常發生肌肉不自主地跳動,多發生在左臂或左半身,有時跳的厲害,甚至肉眼微微可見。這些微感覺從未造成我的不舒服,而靜坐日久,對於這些微感覺,也早已見怪不怪。

這幾年靜坐,逐漸形成以專注呼吸為主的模式,年前並開始自心選擇默念佛號與持咒。在我靜坐之初,「默念佛號」與「呼吸」這兩者還是刻意以所選的速度相配合,但靜坐一會兒後,會慢慢地變成不完全相應,此時就不理呼吸,以誦念佛號為主,這也是我個人的選擇。

下午靜坐,其實外界相當吵雜,即便表面上好像安靜,可是靜坐時就會聽到外界充斥很多聲音,而且感覺這些聲音並不能相互抵消,不知道這有沒有科學上的解釋,不過這些不能相互抵消的雜音,對於內心平靜,確實有影響,只是用功日久,影響逐漸減小。這也是為何我比較喜歡每日清晨的那次長時靜坐,因為那時外界非常安靜。

專注呼吸,默念佛號,雖是靜坐目標,但不是常常可達。心所繫念的事,總會不預期的出現,可能是一個正想解決的研究問題、可能是突然想起曾經讀的一本書的內容、可能是一段旋律、可能是憶起一個朋友、甚至可能是在腦海播放一段以前種種經歷的微電影。我大部分的選擇都是隨心,不強迫自己無念,反正閉眼思考也是一種腦的鍛鍊,有時候所要研究的問題,就這樣有了答案,回憶與老友之間的點滴也是情緒的一種放鬆。以上所寫,只是要說明,「入靜」並非常常可及,但久久體會ㄧ次,每日的練習也就值得了。

常常有的體會,倒是身體的放鬆感與不預期發生在何處的麻、脹、癢、跳感。如果將氣功功法分為「身法」、「心法」與「靈法」,我所描述的應該都屬於「身法」的感覺,就是放鬆與專注呼吸。幾日內可能會有幾次的熱流感,多發生在尾閭、背與丹田,就這樣,也無啥特別。教我推拿的林老師前幾個月也開始靜坐,他倒是已經「氣爆」過好幾回,就在幾週前他腦內某點突然於靜坐時「脹爆」,全身震動,讓他頭昏兩週,不過林老師靜坐是在一名具有靈力的老師的指引下練習,跟我只會專注呼吸的「自練」是不同的。

清晨靜坐時間較長,經過前期的放鬆感與不預期發生在何處的麻、脹、癢、跳感後,有時就會慢慢進入很深沈的輕鬆感,身體輕了,感覺鬆了,好像成為一名旁觀者,沒有負擔,我稱此種狀況為「入靜」的「前感覺」。這時對於週遭事物的知覺很清晰,例如我太太在隔壁房間輕輕起身的每個微動作,我都清楚知道,好似我能夠知覺到家裡每個房間的ㄧ動一靜,甚至樓下清晨的鳥啼都聲聲清晰入耳。靜坐能夠到此,就已經是很棒的感覺了,這時靜坐結束所伴隨的就是「充分的疲勞恢復與很好的精神」。幾次下午的靜坐,也曾經有如此的輕鬆感,只是下午發生的機率較低。需要額外說明的是,這種知覺清晰的輕鬆感,我覺得應該還未達到書上所寫的「入靜」境地,因此我只敢以「入靜」的「前感覺」稱之。

另一種曾經發生過的情況是在靜坐中睡著了。例如九月三日的靜坐,我坐著、坐著就睡著了,但因坐姿「不正」,所以會睡著、睡著逐漸傾斜,然後就會在「傾倒前猛醒」,就好像上課打磕睡一樣,這時我就會乾脆躺下睡覺。

其他的靜坐感覺,像是感覺身體飄起來,感覺身體放大,我知道這些都不真實,身體不會真的飄起來,也不會真的放大,這些都沒有前段所述「入靜」的「前感覺」來的真實,因為「前感覺」所知覺到的每個房間的動靜,都是真實發生的。我最後要補充的是,這種真實的前感覺,我無法刻意進入,也不知道該如何刻意進入,但是一旦進入此種「靜」地,自身的默念佛號與呼吸,已經成為所知覺的周遭動靜的一部分,隨心自動進行,不再需要刻意,有時呼吸還會似有似無,佛號好像念而不念。此時下一步該如何「坐」,我也不知道,也沒有刻意想要知道,就只是放鬆享受那ㄧ刻的寧靜與全然的知覺。

一切還是要從「呼吸」開始,至少這是我的功法。希望我的描述,對於想練靜坐的同好,有點參考價值。

現在回頭再談「呼吸」,該是向王教授提問的時候了。雖然大部談論靜坐的書中很少提及,從靜坐經驗中,我隱約瞭解全身的毛細孔實肩負著很重要的呼吸作用,只是我不了解其機制,中醫的書也多半以「肺主皮毛」之說輕輕帶過。發現(Discovery)頻道曾經介紹,人若是將全身絕大部分皮膚塗滿油漆,即便口鼻仍可用來呼吸,仍會即刻呼吸困難,嚴重時甚至可導致休克死亡。介紹中提及,007電影中《金手指》(Goldfinger)將已經被007「吸引過」的私人秘書Jill Masterson(Shirley Eaton飾演)全身塗滿金漆,使其皮膚不能呼吸而窒息身亡。發現(Discovery)頻道說電影中的裸身美女其實只有背部塗滿金漆,攝影機照不到趴在床上的部分,是沒有塗漆的,不然美女演員不一會兒就會真的呼吸困難而死。另一部007電影《量子危機》中的Gemma Arterton(Strawberry Fields飾演)也是全身被塗滿石油而窒息死亡。讀碩士期間,曾至台北學習道家氣功,創始人在氣功界相當有名氣。繳了學費,習練一陣子後,老師即教所謂的龜息大法,只可惜我屬「兔」,所以總練不出「龜」息,不過從老師的示範與描述,人應該是有可能進入微呼吸的狀態。我當時想反正老師已經「不需要呼吸」了,將老師丟到水裡,應該不會窒息吧!不過想歸想,這種欺師滅祖的實驗,還是不要亂做。

開始學游泳後,我又想起這個「實驗」。與塗漆泡油不同的是,人在水中,只要口鼻仍可呼吸,就沒有窒息之虞,泡水似乎沒有妨礙皮膚毛孔進行基本功能,所以於水中靜坐,似乎可行。王教授,您認為呢?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browser and hit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