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人生必修的10堂生死課》

寧 撰於2012/09/22

接續《萬曆十五年》讀後所感受的嚴肅哲學思維,我開始讀同一好友推薦的另一本書《人生必修的10堂生死課》。表面上,這似乎是一本更加嚴肅、更加哲學的書,但是對我來說,它卻比《萬曆十五年》溫馨,畢竟《萬曆十五年》所論述的故事太過遙遠。在合上書本的那一刻,我充滿感恩,感謝好友的推薦,感謝作者的用心,更感謝這本書在人生的這一刻所帶給我的深刻體會。

不管是同事、好友還是我的學生,都知道我非常注重養生,但是沒有人知道背後的真正原因,反正在這個時代,重視健康早已成了一種顯學。

今年暑假,ㄧ位目前女兒在台大加護病房的父親希望來拜訪我,不忍心見他為了女兒在醫院與工作兩頭奔波的同時,還要請假趕來新竹,我建議改由我去台北與他會面。那天來了兩對父母,話題就圍繞著我的女兒求醫的過往經驗,為孩子擔憂的表情,不時隱現在兩位專心聆聽的年輕母親臉上。或許因為我們有同樣的經歷,第一次見面的生疏,很快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彼此的知心。ㄧ位母親問我,是否想過我們離開人世後,孩子該會如何?畢竟孩子還小,而我們早已被擔憂的心,磨得比實際蒼老。生死本就不能預知,盡心就好,這是我當時的回答。

其實我的真正答案,不止如此。「我要比我大女兒活得更久」,這才是我真正的祈求,這也是支持我對自身健康如此重視的背後信念。除了當下對她的照顧,我還希望能夠送她最後一程,如此我的人生才算圓滿。畢竟只有父母無瑕的愛,才能在不足三歲智商的女兒的眼神當中,猜出她的需求,也只有朝夕相處的愛,才能從心理直接感知孩子的喜怒哀樂。

要實現這個祈求並不容易,需要非常充分的準備,畢竟我比我的女兒多整整三十一歲。幾週前,十八歲的她因為感冒發燒引發癲癇倒於客廳,每日練伏地挺身的我,即著力將癱軟於地的她移至床上,以便讓她能夠獲得較好的休息。如果當她六十歲又因為感冒發燒引發癲癇倒於客廳時,九十一歲的我仍然希望能夠有足夠的力量將癱軟於地的她移至床上,以便讓她能夠獲得較好的休息。就是這點小小的祈求,成就我非常重視養生的毅力。

前些日子好友王教授住院,我去探望他。我事後開玩笑的對他說,生病住院也是一種幸福,這樣才能夠理由正當的不管「家事、國事、天下事」,我就「沒有生病的權利,只有不生病的義務」。其實我何止「沒有生病的權利」,我還「沒有衰老的權利」。日日晨起的靜坐平心,熱身操之後的伏地挺身、仰臥起坐、交互蹲跳、啞鈴鍛練等肌力訓練,少林太極所學的全套拉筋軟身,太極拳、刀、劍的依實操作,讓我的清晨過得非常充實。如此項目繁複,只是想在鍛練之中維持一點趣味,真正能夠讓我日日不輟的動力,不在那點趣味,而是為自己準備「九十一歲的年輕」。如果我大女兒至七十歲仍在歡笑,我還要祈求「一百零一歲的年輕」,以便能夠牽著她的手,陪她走完這一回的人生。當然我可以請外勞,以我大女兒被判定極重度殘障的資格,絕對可以合法地請外勞來幫忙將癲癇後癱軟於地的她移至床上,可是若是我不能維持「九十一歲的年輕」,那外勞說不定還得分心照顧我,這就非我所願!

這幾年我太太的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年輕時從不生病的她,近年不定時感冒,肩背腰痛早成常事。身為母親,看著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女兒不知何為的在家歪歪斜斜漫步,除了微笑與重複他人的話語,好似什麼也不能做,那種難過與失望,未曾經歷的人實在難以體會。她也曾懷抱希望,但是在經歷無數次的失望後,她也只能接受。單純的她選擇讓自己的情緒,在夜深人靜的虛擬世界與一齣一齣的非現實劇中,暫時紓解,幾次我清晨三點起床靜坐時,她仍掛網,這是讓她白天依舊可以面對一切的動力。她仍是非常盡責的母親,只是需要夜深人靜的獨處,來釋放心靈深處的壓力。我太太說如果她先走了,她會回來帶走女兒,不忍留她於人世受苦,可是生死之事本就不能預知,死後之事,就像《萬曆十五年》ㄧ樣遙遠,在世之人,真的只能盡心在活著的當下,這讓我更堅持為自己準備「九十一歲的年輕」,我甚至跟我那經歷六次人工受孕失敗的小妹說,我會負責幫她送終。等到陪伴身邊所有我愛的人離開後,我才可以帶著滿滿的回憶開始衰老。

我其實並不執著如此圓滿的人生結局,若是我的最後一天來臨而我的大女兒仍需留下,我還是會微笑離開,既然已經盡心,就沒有遺憾了,這才是我所謂的「盡心」的真正意義。

目前我的「準備」尚稱成功,五十歲的我仍舊可以顯現似乎年輕的活力,常常與友、與學生說說笑笑,憑添生活趣味。年前的一段經歷,卻又讓我深刻瞭解要準備「九十一歲的年輕」不能只專注在身體健康的平衡,畢竟三十一年歲月的回補,還需要心與靈的生命協調。所以我決定開始恢復年輕時對音樂的喜好,學習鋼琴,譜寫吉他曲,從中汲取青春的心境。也抽空學習從年輕時就嚮往已久的自繪自畫能力與習練書法,從中獲得對生命的感動。我的小妹曾經小時了了的獲得台日韓三國書法比賽的第二名,可是荒藝已久,我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會變為是我向她炫耀書技,還真的是讓我心裡「爽」的很青春。也因為恢復對藝術的追尋,認識不少新朋友。有這樣一群知性朋友陪伴,加上我原本的規律生活日日運動所衍生的養生慣性,我想「九十一歲的年輕」應該就不再那樣遙遠。

這幾日讀了《人生必修的10堂生死課》,我才知道我的準備工作,還缺了很重要的一塊拼圖。雖然也曾陪伴母親面對死亡,但是母親過世時的低落情緒,讓我只知道難過,沒有讓我學到該如何陪伴他人走完最後一程。尤其是我大女兒的能力還在逐步退化,在那一時刻來臨時,她可能更難以表達她所遭遇的身心變化。我必須對「這一刻」有充分瞭解,才能給她最好的幫助,真的感謝好友的推薦。

作者大津秀一是日本的緩和醫療醫師,直接說就是專門處理「這一刻」的醫師,在經歷無數次的「這一刻」之後,他深深覺得許多人都是在沒有充分準備之下倉惶「離開」,許多的家屬陪伴者也未能了解他們所能提供的協助,徒留許多遺憾,因此撰寫此書。

從第二章開始,作者由標題就直接切入「人....應該....知道『死前的樣子』」,癌症患者會在最後兩個月身體急速變差,「反覆出現急性惡化、身體機能慢慢變差、最後很快死亡」(見書38頁)是心血管疾病與肺病的徵候,失智與老化則是身體機能緩慢走下坡後離開。瞭解這些徵候,才能讓我們有所準備。

作者提到,在那一刻來臨時,身體會有全身倦怠感(見書42頁)。依照作者過去所陪伴的患者的描述,這種倦怠感「跟平常的倦怠感截然不同」(見書45頁)。我的母親是在昏迷兩週後過世的,從作者的角度來看,這也是一種幸福。那時我們所能做的就是觸摸母親身體與輕聲跟母親說話,說的也只是不停重複「媽,我來了,就在妳的旁邊。」或是「媽,你最疼的孫女來了,就在妳的身旁。」,然後觸摸她的手。我很高興讀到作者在「生命只剩數小時」的章節中寫道「當人感到痛苦時,會不由自主地挪動身體,所以當患者不再挪動時,表示已經不覺得痛苦了」(見書56頁)。這讓我瞭解我母親的最後一刻是安詳而不覺得痛苦的。當我讀到「患者喉嚨會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或是呼吸時發出啊氣音」,似乎又讓我回到那一刻,就在那幾聲中,母親走了。作者花了很多篇幅說明醫師該何時宣佈死亡時間,其實重點不在死者的生理現象判定,而是在「生者」何時可以接受「死者」已走的事實。的確「往者已矣,來者可追」,生者的平靜、理解、無憾的心,才是那個時刻的重點。

對我來說,第三章的「Not doing, but being」幾乎就是為我與我大女兒所寫的。如同書中99頁的四幅插畫,第一幅描畫醫師緩和患者身體的病痛,第二幅描畫心理諮商師緩和患者心理的疼痛,第三幅描畫牧師緩和患者靈性的疼痛,但是前三幅圖都沒有第四幅圖的意象上,那一位願意袒裎一切的協助者「Not doing, but being」來的直接觸動患者的心。那其實就是我過去、現在乃至於未來一直想持續做的事。愛的重點不是在做什麼,而是在一旁全心陪伴。

第四章討論的問題是「死亡是禁忌的話題嗎?」。我想對ㄧ般人來說,答案是肯定的,尤其當討論的是自己所愛的人的時候。想著我的女兒,我很平靜地讀完這一章。這幾年都是由我帶著我大女兒睡覺,我大女兒癲癇多在熟睡時發作,這對一位深愛女兒的母親來說,睡在女兒旁邊變成一種心理的磨鍊,總是擔心害怕,我還是希望她的母親能夠有無憂的睡眠,不然如何持續三十年、四十年或更久的相伴。也因是我陪伴我大女兒睡覺,晨起後的如厠、洗臉、播放巧虎卡通給女兒看,也成了我每日清晨慣做的事。這樣的親密相伴,讓我知道我大女兒的能力確實在逐步退化,即便是以不易察覺的緩慢速度退化,想想這幾個月她已經多次便在地上了。所以那一天終究是會來臨的。前些日子,我與我小妹還在討論,到時候該不該送我大女兒去醫院,還是在家等待那一刻的到來,僅希望能給她最安詳的離開,似乎「家」是最好的選擇,她在熟悉的地方、在熟悉的人身旁,才會燦爛的笑,這是最直率的情緒表達。

第五章「只要注意健康,就不會死?」與第六章「為什麼要坦然面對死亡」只是再次希望大家坦然面對這個「禁忌的話題」,我尤其欣賞作者所寫「健康的活著之所以重要,是因為我們透過它,才能夠接受人生的挑戰。」(見書152頁)「活著不是目的,而是一種手段。因為我們活著,才能創造經驗。」(見書152頁)有時我太太會說,她會希望現在仍舊單身,只因不忍一再看自己的孩子受苦。我認識一對住在竹東的夫妻,寧養七隻狗,不願養孩子,只因覺得養孩子比養狗難。其實單身與否,或是有無孩子,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當自己的那一刻來臨時,有沒有覺得此生值得。企求單身或是企求沒有家累的出發點若是只是想要安穩度過此生,那此生錯過的可能會比獲得的還多。有人曾說,人在臨終的那一刻,會在眼前播放此生的微電影,那時感覺沈悶還是溫馨,就真的是捫心自問了。八月底,已經國中二年級的小女兒的開學第一天,我找出小女兒六歲時我教她唱加拿大國歌的原唱錄音(只因當時她在加拿大上小學需要學唱),在她毫無預期之下,我以此當鬧鐘聲響叫她起床,我們一起笑得好開心,溫馨之一。暑假小女兒跟朋友出去騎腳踏車,回來時很高興地說是我教她騎腳踏車的,溫馨之二。小女兒參加歌唱比賽,背景播放的是我的吉他伴奏,溫馨之三。在眾人懷疑眼光中,我教大女兒看譜彈鋼琴,雖然後來她全忘了,但是當時真是溫馨。在她還能記得的時候,我也曾教大女兒騎腳踏車,並懂得如何剎車,溫馨之五。有段日子,自已關門苦練阿蘭輝茲協奏曲,終於有天跟著CD音樂彈完全曲,自嗨自得,溫馨之六。九月初至台中ㄧ中演講,之後拜訪兩位拳友,他們提及在我擔任交大太極拳社社長時,在中正堂全員到齊表演太極發勁,我還記得一位系上助理看到我使出搬攔捶,王教授即飛上拳架,並在重重的撞擊聲中落地,當場小小的尖叫了一聲,她卻不知道那是我們多年的默契配合,真是有趣。相信這些片段組成的微電影,應會讓我在「那一刻」微笑。「在對死亡有清楚認知的情況下思考人生,體悟生與死的意義,你的人生將會變得更豐富而充實」(見書153頁)。作者以這一段話作為第六章的結語,發人深醒。

第七章「真有(死後的)天堂或地獄嗎?」我同意作者的看法,其實不必在意。我持齋只是當下覺得不忍,我念佛只是為了當下平心,是否死後能到西方?不真的重要。如果我跟ㄧ群朋友出遊,到一個天堂般美麗的公園,但是只有我能進去,其他人都不許入園,我想我應該會決定跟我朋友一起,不會自己單獨進去。我四年前曾經跟我的博士生在紐西蘭的公園散步,那時我告訴我的學生,我年輕時夢想年老時獨居風景秀麗的鄉間,但是歷經四十多年的成長後,我反而希望年老時能置身人群,有ㄧ群朋友共同分享每日的感動。有位曾經閉關兩年的達賴喇嘛弟子告訴我,閉關或隱居的真正目的是培養將來回歸人群時的助人能力,我感謝他棒喝那時很想嘗試閉關的我,神功絕對不是閉關的目的,自覺助人才是本意。

第八章相當精彩,將會改變很多人的繆思,「孤獨死去,真的不幸嗎?」就是這章的標題。佛蘭克在他的著作《向生命說YES》中寫道「沒有子孫的人生毫無意義」,真是太過直斷。大津秀一與我都反而覺得應該是「沒有感動的人生毫無意義」。我大學畢業那年,與幾位同年朋友徹夜閒聊,其中一人說,大學四年期間為了怕課業不好,社團乃至於班級活動都不敢參加,四年下來,書還是沒有讀好,而玩也沒玩到,徒留四年空白,真是懊惱。普門品偈唱道「心念不空過,能滅諸由苦」,人生就怕空過,即便有得有失,總要尋求與創造自己認可的價值。我剛過世的姨丈的最後期間是住於北投的安養院,雖然不忍心,但我表妹很難兼顧工作與照顧當時已經癡呆、不能行動的他,只得將他送去安養院。我曾去探望他,安養院座落在一座公寓內的小小空間,一樓層安排住著二十四位無法自理生活的老人,整理的倒還乾淨,一個月三萬元也還算合理。然而其中有位老人,行動自如,神志清楚,跟我們探望者對答如流,原來他已經沒有親人在世,自己決定住進去,跟一群無法自理生活的老人為伴。他說那裡供吃供住,白天他可以自由活動,晚上有乾淨之處可供就寢,有專人服務,也不怕急病,還可以跟很多探望者聊天,何樂不為?到底何謂「孤獨」?「即使一個人,也可以用開朗的態度迎接死亡」(見書180頁),最重要的總要尋求與創造自己認可的價值,就像那位毫無親人的老先生ㄧ樣。

在第九章「不死,真的幸福嗎?」作者很有趣的提及在托爾金的《魔戒三部曲》中描述的精靈,「因為長生不死,所以精靈們不愛冒險,不求進步,反觀人類因為壽命有限,才勇於冒險與改變。....才能積極創造生命的價值。」(見書206頁)。若是永遠有明天,那就不需要急著「今日事、今日畢」了。《魔戒三部曲》是一部具有很深哲理寓意的小說,值得一讀。

作者在第十章「能操控生死,很厲害嗎?」的標題旁,下了一個標注--「那又如何,只是更顯露愚蠢罷了!」我倒是持表面不同但實則相似的觀點,人類時常自以為能操控自然法則,「可是到底是誰在操控自然法則?」才是我們要問的問題,科技人有時會不自覺的自欺。一個地方有高樓、有高鐵、有汽車甚至有電視、電話等先進科技,但是沒有畫家、音樂家、舞蹈家,甚至沒有小說家與詩人,怎能堪稱文明?我覺得藝術才是文明的砥柱,不是科技,因為前者才能啓迪人心。為說明此點,作者提到日本著名的死刑犯詩人島秋人的故事。「在島秋人小時候,母親就去世了。周遭的人瞧不起他,對他冷漠疏遠,導致他個性消沈負面,小學與國中的成績都是最後一名,開始過著自甘墮落的生活.....(後)淪為死囚。在島秋人心中,有個永生難忘懷的回憶,那是不幸的學校生活中,唯一的溫馨紀念。那個回憶是美工科吉田老師對島秋人的稱讚,島秋人雖然繪畫能力很差,但老師誇獎他是班上構圖能力最好的人。島秋人在監獄中想起吉田老師,於是寫信給老師。當他收到老師的回信時,真是又驚又喜,這些回信成為莫大的鼓勵。....」他的心後來變得「澄澈清明,他將心境化為美好的短歌作品,感動許多讀者。」於33歲行刑前,他寫道「....恩師的回信裡,附上師母姰子夫人的三首短歌,開啓了我的短歌創作之路。....」島秋人在給筆友前坂和子女士的信中寫道「身為老師,一定要愛所有的學生,不能只對某些人特別好,也不能只對某些人特別冷淡,即使是表現不出色的學生....(不起眼的學生)會用一輩子來記住老師對他們的好....被讚美一次,就可能成為他們ㄧ生中最珍貴的回憶....在將來的某一天,成為支持他們的正面能量。」(見書233-234頁)老師對學生影響真的很大,尤其是那些不起眼的學生,身為老師的我對此有非常深刻地體會。此章結束前,作者特別用了九頁來描述似乎能夠操控生死的原女士的故事(238頁至247頁),真的非常感人。原女士是末期腎盂癌患者,「一旦人的餘命到了....將會出現各種徵兆....沒有排尿也是徵兆之一(238頁)....一般說來當排尿量為零的時候,人會失去意識,無法言語,但原女士依舊能以平穩的語氣說話(239頁)....後來,原女士不再排尿的一週後,也就是168小時後,突然停止呼吸。她走得非常安詳,臉上浮著一抹微笑(246頁)。」原來原女士的一對兒女多年前感情失和,從那以後從來不聯絡,也不交談。「她的一雙兒女首度同時出現在病房裡。但兩人各站在病房的一角....視線沒有交接,對立感相當強烈(244頁)....可是(原女士不再排尿)過了48小時後....兩人並肩而坐。過了72小時,兩人....融洽的交談,原女士則是滿足地看著他們(244頁)。」「剛開始是原女士發言,當她感到辛苦時,輪到先生發言。然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女兒、兒子引導話題,感覺就像說話接力賽,大家輪流發言。原女士創造了安穩祥和,看不到裂縫的空間。(245頁)」真是母愛的奇蹟,一個必讀的故事。

合上書本,我上Youtube聆聽最後一章提及的音樂團體Mr. Children之著名歌曲《Sign》,它的歌詞的確很貼切此書的溫馨,主唱櫻井和壽最後唱著「殘存剩下的時間,是我們還有的所有,一定得要好好珍惜啊!彼此會心的微笑。你一切的模樣,都是讓我變得堅強的Sign,每一個都別錯過啊!以後就試著這樣一起生活下去吧。如今我是這樣地想著.....(結束)」


後記ㄧ:有次我太太不經意的看到一位特殊教育學校老師在沒人注意時,踢一位坐在地上的腦傷孩子的腳,那孩子立刻嚇得將舒適伸展的腳收回來。我們所聘請在學校專責照顧我大女兒的阿姨有次說,她看到一位學校老師攙扶一位腦傷小朋友起身時,竟然是使用表面上不明顯但是實際上是帶有痛感的擒拿手法。一般人讀到此,或許會猜測我想說的是「這些以照顧特殊孩童為職志的特殊教育老師,怎麼可以如此沒有愛心?」正好相反,我要說的是照顧腦傷孩子真是不容易。

學校老師可能已經千百次的跟那孩子說,不要坐在走道地上將腳往走道伸直,這樣會絆倒其他的腦傷小孩,甚至老師自己也可能曾被絆倒。但是腦傷孩子並非如我們所預期的那樣容易溝通,他們甚至不是故意違反老師話語,他們有時候就是會有身不由己的衝動。在這種情況下,一位需要同時照顧十幾個腦傷孩子的老師,有時候也只能選擇踢痛孩子的腳,使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訴孩子將腳收回去。就跟只要輕輕的讓孩子痛一下,腦傷孩子就不敢隨意耍脾氣而不起身一樣。只是這一腳不能讓孩子的家長看到,因為家長總是心疼自己的孩子的。我只希望這位老師的這一腳,不是失去耐性而瞬時無法控制脾氣的一腳,而是良知判斷下的處置。

不要說同時照顧ㄧ群腦傷孩子不容易,即便整天陪伴ㄧ個,也需要有絕大的耐心與愛心。這些孩子有時會莫名的拗,說是莫名,倒也未必,但是原因多半不是常人的經驗法則可以推敲的。我的大女兒脾氣已經算是非常溫和,但是拗起來的時候,她可以整個晚上堅持不肯睡下,她也可以整天一直大聲的重複同ㄧ句話,當這聲音在家裡一直來回,有時會讓她的母親情緒接近忍受臨界,必需暫時將自己獨自關到房裡靜一下,但也只能靜一下,幾分鐘後仍得出來照顧陪伴不停大聲重複同ㄧ句話的女兒,只因不忍讓她覺得孤單。

有次我大女兒找到一種自我舒解的新遊戲,就是很用力地拍地板,使用那種常人拍兩下就會手痛到難以持續的力度來拍地板,而我大女兒卻可以驚人的拍一整天。樓下的鄰居在忍受幾天之後,終於忍不住上樓請我們停止這種讓人發狂的噪音。我請我的小女兒去拍樓梯間的上層地板,我自己則到下層聽,那感受頓時讓我對鄰居感到百萬分的抱歉,他們怎能忍受如此久?他們早該上來抗議了。可是當他們瞭解我大女兒的情況時,就默然,不再抗議了。即便鄰居能夠諒解,我覺得也不該如此干擾鄰居,尤其在自己體會過這種噪音的難忍之後。於是,我開始想辦法「說服」我大女兒停止拍地板,在試了很多方法都不奏效的情況下,我甚至考慮在地板全鋪上厚厚的軟墊,然而最後我大女兒的拍地板行為,終於被引導移轉改為坐下拍自已的大腿與沙發軟墊,不再干擾鄰居。只有照顧自己的孩子,才能有這樣大的耐心去引導。一拍地板就打她手指,或許是更直接、更為輕省的處理方式,就跟老師踢孩子的腳ㄧ樣,我雖然能夠體會這種處置方式的背後考量,但是若是老師在我面前如此對待我的孩子,我還是會難過的,這也是為何老師絕對不會在家長面前踢這一腳。

如果真的必須將我的孩子於身後交給他人照顧,我會安然接受。只是身為父母的若是只是消極的安然接受,甚至不經意的讓自己的健康凋零,默求解脫,我覺得並非正面的思維,更積極的態度應該是努力維持身與心整體的健康與平衡,以期能陪伴孩子,直到那一天到來--不管到來的是她的那一天,還是我的那一天,那才是我所謂的「積極而無憾的安然放下」。

我喜歡孩子,我想這是當老師的必要特質之一。結婚之初,我就跟我太太說,我希望能有三個孩子,所謂的恰恰好的兩個是不能滿足我的。可是大女兒生病後,我太太把全付的心思都放在她身上,也就不再考慮生下一個孩子了。後來我雖然以「若有兄弟姐妹,在我們身後,大女兒才有人托付」為理由來說服我太太生下小女兒,可是這其實不是我真正的想法,我只是喜歡孩子。小女兒也不該有如此「不可承受之重」的未來要面對,雖然小女兒一直說,她將來絕對會好好照顧姐姐的。最近讀了《My Sister's Keeper》這本書,更讓我瞭解到這種想法真是「不可承受之重」。在《My Sister's Keeper》故事中,安娜(Anna)的父母為了救她患有白血病(luekemia)的姊姊凱特(Kate),特地生下經由人工受精篩選與姊姊吻合骨髓的她,骨髓移植成為她成長過程不可拒絕的命運,就這樣十一歲的她在知道姊姊被醫師斷言只有幾個月的壽命而預期到她必定被期待要移植骨髓甚至腎給姊姊時,她選擇找一位律師,對他說「I want to sue my parents for the rights to my own body.」,只因為她要身體自主權,這個家庭因此陷入難以回頭的情感死結。這個故事2009年被拍成同名電影,當電影播至當時接近三歲的姊姊被懷疑罹患血癌趴在手術台讓醫師抽骨髓以進一步化驗的那一幕,我就忍不住哭了,那是跟我大女兒當年在醫院幾乎一樣的場景。故事的結局令人感動,安娜其實非常愛她的姊姊,但是為何她要提起訴訟呢?這我就不說破了,以免壞了想看而尚未看這部電影者的興味。這部電影讓我一直哭到結局,完全不能自己,看過那部電影的人,應該就會知道我的感受,有時人真要懂得安然放下,這電影將我多年前曾經跟摯友說的矛盾話語,作了最好的詮釋,那時我說「我還是相信我大女兒終會好轉,也會盡心尋求對治,但是如果我大女兒此生最終沒有好轉,我也能平心接受。」回顧其實是好的,讓我知道當初的痛,也讓我知道確實要好好對待自己。祈求全程陪伴大女兒,不只是為了她,也同時希望小女兒能有無負擔海闊天空的未來,這是身為父親的我的小小祈求的另一個隱藏動力。

我非常喜歡電影《My Sister's Keeper》裡的一首插曲《Feels Like Home》,電影背景是罹患血癌的凱特,在她的最後ㄧ刻來臨前,要求能到海邊一遊。父親不顧母親的反對,在強斯(Chance)醫師的默許下,決定將虛弱的凱特帶離醫院,最後母親也趕到海邊 .... 全家在那一刻,心結合一起。歌曲剛開始的那一幕,凱特的父親斜躺在裹著毛毯的凱特旁邊,享受著海風,像極我帶大女兒去交大校園草地,她開心地坐下拔草,我則在一旁無所事事的陪著她 .... 。愛爾蘭歌手Edwina Hayes的柔美歌聲,配上意境悠美的歌詞與簡單優雅的單吉他和弦伴奏,將「真愛」的感覺做了最好的詮釋。

《My Sister's Keeper》    -- Edwina Hayes

Something in your eyes
makes me want to lose myself
makes me want to lose myself
in your arms.
There's something in your voice
makes my heart beat fast.
Hope this feeling lasts
the rest of my life.

If you knew how lonely my life has been
and how long I've been so alone
If you knew how I wanted someone to come along
and change my life the way you've done.

It feels like home to me
Feels like home to me
Feels like I'm all the way back where I come from
It feels like home to me
Feels like home to me
Feels like I'm all the way back where I belong

A window breaks down a long dark street
and a siren wails in the night.
But I'm alright 'cause I have you here with me
and I can almost see through the dark there is light.

If you knew how much this moment means to me
and how long I've waited for your touch.
If you knew how happy you are making me
I never thought that I'd love anyone so much.

It feels like home to me
Feels like home to me
Feels like I'm all the way back where I come from
It feels like home to me
Feels like home to me
Feels like I'm all the way back where I belong
Feels like I'm all the way back where I belong


後記二:這是我教(並在背景引導)六歲時的小女兒唱加拿大國歌的錄音。雖然五音不全,但是她仍然敢大聲的唱,小小孩真是純真可愛。對一位父親來說,這就是值得一再回味的好聲音。


後記三:附上《Sign》歌詞的中文翻譯與Youtube現場演場錄影....這也是一首很動聽的歌曲。

希望可以讓妳聽到啊
如今我也依舊 在你不知道的地方 繼續彈奏著
不待茁壯就枯萎凋落 如新生之芽的夢想
將這兩樣交織在一起 鳴奏著的和旋

重複著感謝與歉意
你和我 懷著莫名對人的眷戀 如積木般地堆積負載著向前

在習以為常的每一天裡 如果感覺得到幸福的話
那一定就是"愛的效應" 讓人會心地微笑

你一切的模樣 都是映入我心裡的Sign
我都不會再錯過啊 如今我是這樣地想著

偶爾不經心的話語 互相傷害了我和你
對於彼此的不成熟 產生了厭惡的心理
可是 每當赤裸著身體 感受到甜蜜的體溫的時候
那溫柔就會佔據了我倆的心底

雖然相似 卻又有點不同 但是一樣的感覺
忘卻了身體 忘記了心理 只是這樣愛著你

即使只有一丁點 那光亮也能照亮心田
一定得要好好守護啊 我們如此發誓著
相逢邂逅的一切 傳達給我們的Sign
每一個都別錯過啊 以後就試著這樣一起生活下去吧

林蔭的步道下 灑落的太陽 在你身上搖映發光
這一刻的美好 流逝的殘酷 此時都交織在心上

殘存剩下的時間 是我們還有的所有
一定得要好好珍惜啊 彼此會心的微笑
你一切的模樣 都是讓我變得堅強的Sign
每一個都別錯過啊 以後就試著這樣一起生活下去吧

如今我是這樣地想著....(結束)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browser and hit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