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緣食素>

惟一 敬筆於2011/11/14

食素已一週有餘,感覺體力與健康狀況與不食素前,實無二致。除了頭幾日黃昏時,稍感飢餓外,並無營養不良或體力弱衰之感,亦無先前所擔心的腸胃不適之虞。

我本有食後胃脹不舒服之痼疾,但自行服用香砂養胃湯--即香砂六君子湯加平胃散--三個月後,症狀已消失。書載,食素者容易胃脹,因此開始食素時,略略擔心此一痼疾是否會因此回復,但目前並無任何回復跡象,善哉善哉。這或許與我先前其實已極少食肉、同時每日三時即晨起念經靜坐兩小時、及每晨必練太極拳、刀、劍等,體力與心性鍛鍊略有基礎有關。

這段期間,瑞玲確實較為辛苦,雖然我告知她,我可以食用肉邊菜,但是她還是將肉食與菜食分開蒸煮,或許這樣,我能夠食用的更為安心,只是真的辛苦她了。

瑞玲已問我數次,為何食素?是否與我佛有關,或有關,或無關,其實不易解釋,是水到渠成的心所作的決定。也因為她的詢問,我決定將此一心路歷程寫下,讓她比較能夠理解。

在1995年工研院工作期間,我亦曾食素半年,那時的原由是希望藉此發心,助於我女兒的病情。心有所求而所求無著時,自然不易持續。這次原由不同,若要說緣起,應該說數年前早已有食素之心,而近日所發生的一段小插曲,確實促成此次的決定,這要從ㄧ杯虎骨酒說起。

月前訪ㄧ摯友時,他熱心邀飲一杯他所珍藏、自行浸泡多年的真虎骨酒,飲時即隱隱覺得不妥,那時並未感到陽壯或者高興,反而有淺淺的悲哀,似乎感覺到那隻老虎的無奈。對我來說,飲用那杯虎骨酒好像是不該之事,「我不殺伯仁」之罪惡感隱隱而生。

後來,這樣的感覺,漸漸擴散,食肉、食魚,都覺得心不踏實。這些動物,所謂的「若卵生、若胎生、若溼生、若化生」,其被宰殺之時,是無奈的,對生命不捨的,它們死時的哀心,已註記在它們的肉身當中,若是思及此,實不忍心食它們的肉,就是不忍。記得小時候,家中曾經在後陽台養雞,由我與姊姊、妹妹們輪流餵食照應,我們還將其取名為彼得,當時每日必做的事,就是放學後找彼得說說話,像個朋友。當彼得長大,被我母親宰殺烹煮後,我們三姊弟一口都不願食用,這讓我母親非常生氣,她不瞭解,我們就是不捨、就是不忍。

哀,想到它們被宰殺時的哀號與無奈,越想越不忍。此應算不完全是佛緣所致,只是單純的,不想讓自己莫名其妙的難過,即便是只有一絲絲。或許是我多心,但是這樣我才能安心,那就隨緣食素吧。

我後來亦思及,植物有靈,亦不該食之。但是至少目前,當我細細咀嚼每ㄧ粒米、或是每一口菜蔬,我所感覺的,是它們的菩薩甘願心,它們願意佈施其身,供給我們每日之飲食,我們實在應該心存感激,也為此,我們不該浪費任何一粒米飯。當它們願意讓我們食用,我們卻棄之如敝屣,不珍惜之,哪怕只是一粒,也是種罪過。所以我現在都心存感激地食用米飯,每一口都細細咀嚼,同時不浪費任何一點,只要在我盤中的,就一定要吃乾淨。試想,如果我們是那一束稻穗,我們以生命之身,供養飲食與人,卻被人傾入垃圾桶,情何以堪,真是辜負大地之情。

這讓我想到,廣欽上人被稱為水果師,據說是他只吃水果,細想,這應是廣欽上人的大慈悲心。當一株蘋果樹結果後,它就是希望虫、鳥、獸、人等都能愛食它的果實,這是它的因緣。因此它要它的果實,甜而多汁,吸引我們食用。我們食用它的果實,讚嘆它的可口,它是滿心歡喜的。這已從一般菜蔬的甘願佈施,轉而提升到歡喜佈施,因此食用水果,受其佈施,實在是「滿其歡喜願心」。我不知道這樣的猜測,是否是廣欽上人的原始初心。但是這樣的想法,讓我能更加珍食水果,也不失慈悲。

究此,我即一切隨心,心緣食素。

《護生畫集》 第一集 94頁

弘一大師書

肉食者鄙,不為仁人。
況復飲酒,能令智昏。
誓於今日,改過自新。
長養悲心,成就慧身。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