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日憶母>

惟一 敬筆於2011/11/28

今天是農曆十一月初四,母親過世七週年的忌日。以前除了祭拜她之外,並沒有特別為她做什麼,近日讀陳慧劍所著之《弘一大師傳》,其實深受弘一大師之苦行感動。每到大師母親忌日,大師都會刻意念經迴向感念其母。心效法之,所以今日我亦念地藏經迴向母親,深願母親能離苦得樂、往生淨土。

這時我才想起,當母親過世之時,我曾在法師的引領下跪頌金剛經,當時其實不知為何而念、如何念?亦不知那是金剛經。只是在悲戚之下,循法師指示行事。近幾月以來,每日恭頌金剛經,對經文已近乎默誦,這才與當時所念相印,因而想起。

自十一月五日開始食素起,至今滿二十四日,或許這可視為在忌日為母頌地藏經前所做的齋戒準備,只是當時並未將兩者牽連,作此發想。食素二十四日後,我注意到大便不但變得正常、味淡、還土色清清,望之就是一條條美曲線,載浮於便盆中,不禁樂而吟誦「素中自有顏如玉」。有此思緒,自己不覺莞爾。

陳慧劍書中446頁撰說「在弘公寫的《飼鼠》ㄧ文中,描寫當時(住在林奉若居士特意為他安排的茅蓬小屋內)老鼠的猖獗,不僅咬衣服,咬書,連佛像手足都咬,又在佛像上留糞。弘公便在一天傍晚,用一個小盆,留一隻貓食量的飯菜,放在牆角,如果一夜過去,來五六隻老鼠,足可飽餐一頓,就不會傷及衣物佛像了。第二天上午,再留ㄧ餐鼠食,如此一天兩次,放食時弘公默念往生咒文,為這一群小畜生發願、迴向,希望牠們死後不要再作老鼠,快一點接近佛道。如此這般,他住在茅蓬中整整五百天,卻餵了四百多天的老鼠,餵了不到十天,人鼠便相處如家人,老鼠終天是那麼幾隻,兒孫始終不見興旺,但弘公的衣物經書佛像,已安然無恙。」讀到此處,真覺人鼠可以相處如此融洽,實乃大師大慈悲心之緣故。書中亦說,大師每至ㄧ處,於就寢前必先輕拍被褥再行躺下,以避免無意間傷及躲於床下的小蟲,果真慈悲。或許受其感動,數日前我生平第一次在蚊子叮我時,頌念佛號,讓其飽食飛去。也是生平第一次,我於書房見到衣魚(蠹蟲)時請其離開還給予祝福。不過之後這幾日,蚊子不再叮我且衣魚也不再出現了,慈悲需要實證,我或許冬烘,但是如此做過一次後,心理覺得還蠻踏實的。

我母過世後,曾有師父告知,我母現在亦在天念佛,希望今日能與她相互感應。在我們三姊弟妹當中,母親最疼的是我,此時心中記起以前書上讀的一句話「庶幾無忝所生」,但願我至今的所作所成,能令她欣慰。

附錄:憶1999年母親因胃痛至台大醫院看診,晴天霹靂地被告知已罹患末期肺癌,我當下決定申請留職停薪半年,冀望能多陪伴母親。但母親仍舊以其一貫疼我慣我之慈愛,她知我因女兒長期癲癇,精神負擔已重,反要我多留新竹,勿為她掛心。她的堅強讓她成為末期肺癌存活的正面統計數,直至2004年因於浴室不慎滑倒昏厥兩週後,才過世於台大醫院安寧病房。她過世的當下,我坐於病床旁,手按其身,感覺全身被強烈電極,似乎她刻意穿越我身,給她最愛的孩子最後的擁抱,一個我至今不能忘懷的擁抱。她自發現末期肺癌至過世,共歷五年,期間復發兩次,仍堅持獨立生活,實讓人不得不佩服她的堅強。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Hit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