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修行>

惟一 隨記於2012/01/10

不知從何時開始,依稀記得應該是電信系系主任卸任不久,就逐漸形成晚上九時睡、清晨三時醒的規律生活。

三時起床後靜坐,或在書房、或在熟睡的大女兒身旁,有時一小時半,有時兩小時,地點時間皆隨心隨意。坐畢起身時,我太太一般應已起床準備孩子早餐,此時我即開始動功鍛鍊,暖身體操、伏地挺身、仰臥起坐、交互蹲跳、啞鈴上舉以及啞鈴擴胸,加上拳術基本功操如舒筋活血、三腿九掌、套腿、倒立等,以維持基本體能。基本上,客廳就是我的操練場,早上的操練最後是以太極拳、劍、刀、槍作為結束。

有人問我,為何要如此規律操練?我其實沒有確切答案,隱隱喜歡這樣的生活。晚上九時睡是希望跟我一起睡的大女兒能夠早些睡,睡眠充足些,對她養病應有助益,而她通常都是睡到六時才起床。清晨三時起,是因為似乎這才是「修行人」的生活,有如僧侶三時起身念經一般,也因為那是絕對安靜、無人打攪的時間。剛睡醒的頭腦在那絕對安靜的瞬間,往往有極為明晰的思慮與不預期的睿智觸發。

靜坐是我多年的習慣,就是愛那樣的靜謐,不為練氣,只求定心,坐後往往有種心胸坦蕩之感,其他感覺與經歷,乃個人體會,則不細說。常有人說我看來比實際年齡年輕,我認為此應歸功於此種心定鍛鍊,早上的功操與太極,亦有貢獻。通常下午,我會再靜坐半小時,代替午睡,對於下午精神的恢復,屢有實效。

原本清晨靜坐,是以數息為度,呼吸的輕、均、勻、緩、細、深、長是我的常道。開始持齋念佛後,則改誦念佛號,不再數息,更覺輕鬆。下午則會默誦大悲咒、心經、普門品、金剛經與部份地藏王菩薩本願經,以半小時左右能夠誦念為原則,畢竟尚有工作在身。念誦日久,我發心背誦這五部經典也已逐漸上手。

友人玩笑說,不看外表,只看生活規律,我應該算是老年人了。我有時卻想,若是我年輕時即開始這樣的生活,現在必定是完全不同的心境。二十年如一日,禮敬生活,讓每一刻都值得,不在於轟轟烈烈,而在於心情坦蕩。在一種完全不同的心性追求下,生活的轟轟烈烈與平平淡淡,都會自然歸入佛法的平常。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Free Hit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