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月隨緣>

惟一 隨記於2012/05/20

3月7日晚,得緣參加惠謙法師於好友小小米家中兩週一次的論佛聚會,並獲贈其著作《水月集》,讀之頗有知心之感。惠謙法師也算傳奇,夙有佛緣,在其念大學時期,懺公法師曾告知其母:「您子佛緣甚深,希望您將來不要阻其出家。」後他念至大學三年級時,果然即告知家人,決定棄學出家。奇的是其父母家人雖然不捨,仍給予祝福,並舉家參加其受戒之禮,可見佛緣宿慧,其來有自。惠謙法師棄學數年後,其師告知,他應繼續學業,他後赴美並於2006年獲得美國林恩大學教育領導博士。故他雖然年輕,然頗有閱歷,因此讀其著作,每每讓我撫掌稱是。例如於書中第36頁,法師寫道『隨緣盡份而不生煩惱執著,這才是空的真正意含』,這也正是臨屆知天命之年的我,五十年來對人生的體會。人生當要「緣」來即「隨」並「盡」自己當盡的本「份」,才能從中學習成長,而不是巧藉「如如不動」或「放下」之名,離當「隨」之「緣」,避當「盡」之「份」,例如當隨父母之緣、盡當盡之孝,又如當隨子女之緣、盡當盡之慈。此呼應了法師於書中第156頁所寫『放下是一種智慧,不一定是什麼形式。每個人的因緣不同,要自己去判斷。不要該放下的不放下,不該放下的又通通放下了,這不是真正的放下。放下就是提起,徹底的提起,才是真正的放下,故菩薩不捨一切眾生。』真是如此,『佛法講緣起,緣起就是相依而起。每個人都不可能單獨存在,要相互依存。』(見書第151頁)。有位曾閉關數年修密之雲遊方外好友曾對我說,離群獨居,修行閉關,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只是為「覺人」而需的「自覺」準備,「菩薩」終是「不捨一切眾生」的,真是與法師所見不約而同。故法師在第112頁論述『大乘菩薩知道生死即涅盤,所以不會急於離開生死,很安心的在三界裡面,在生死當中去度生死。』然在這當中,最難的其實不是「隨緣盡份」而是「隨緣盡份而不生煩惱執著」,畢竟擔心所愛(不管是父母、子女乃至於情愛對象)是人情之常,要稟持「平常心」還真不平常,大概需要到『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僧求。尋常如是禮。』(見書19頁)的境界,心即自然明白。

惠謙法師的論佛聚會,其實相當隨意,不像論佛,反倒像聊天,聚會兩週一次,參加者不多,含法師與我共六人,人少談心,更能自在深入,故之後我只要週三晚上得空,便當作去訪友,每每回顧,皆有收穫,可謂我之善緣。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Free Hit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