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懷素與顏真卿論草書

寧 轉錄於2011/11/19

原文作者:唐 陸羽 

懷素與鄔彤為兄弟,常從彤受筆法。

彤曰:「張長史私謂彤曰:『孤蓬自振,驚沙坐飛,余自是得奇怪』草聖盡於此矣。」

顏真卿曰:「師亦有自得乎?」

素曰:「吾觀夏雲多奇峰,輒常師之,其痛快處如飛鳥出林、驚蛇入草。又遇坼壁之路,一一自然。」

真卿曰:「何如屋漏痕?」

素起,握公手曰:「得之矣。」

白話淺述:懷素在洛陽拜見書法老前輩顏真卿,顏真卿問懷素對書法的見解,懷素說,他觀察到夏天的雲彩變化萬千,有如峻奇的山峰,經常揣摩學習,寫起字來「其痛快處,如飛鳥出林,驚蛇入草,又遇坼壁之路,一一自然。」顏真卿則回說,「何如屋漏痕?」這讓懷素激動地抱住顏真卿大叫好絕。

寧:讀完這個故事,醉心太極的我,不得不同懷素一同叫絕。何謂「屋漏痕」?南宋姜夔《續書譜》稱:“屋漏痕者,欲其無起止之跡。” 這所言之「無起止之跡」,不就是太極拳之基本要求嗎?所謂「以心行氣、以氣運身」,以「點點位移有知覺」達到拳起後,式式相連、無起止之跡的太極境界。確實,「屋漏痕」才能一點一點皆能不斷續地展現大自然生命力。看了司徒老師對於屋漏痕筆法的示範,果然如是。看來太極與書道,確有其相通之處,這正是王宗岳《太極拳論》所言「雖變化萬端,而理為一貫。」

Any Comment! Send it to poning@faculty.nctu.edu.tw. HTML Hit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