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22 第十一幅畫「松陰泉聲」(臨摹 傅抱石 畫作)

這週決定臨摹另一位名畫家傅抱石畫松。根據記載,傅抱石前前後後育有十二名子女,六名小時即夭折,存活下來的六兄妹分別為大兒子(老大)益鈞、二兒子(老二)益鉅、大女兒(老三)益珊、二女兒(老四)益璇、三女兒(老五)益瑤、小女兒(老么)益玉。

有一個眾所週知有關傅抱石與他大女兒的故事。當傅抱石大女兒益珊生下來後,他以為是最後一個,便取名小小,結果小小不幸染痼病。傅抱石非常心疼她,他的妻子羅時慧曾用白居易的詩來形容丈夫的愛女心切「她可謂三千寵愛在一身啊!」。小小後來住院,傅抱石幾乎每天都去醫院探視,得知小小便秘,就去買香蕉給她吃,還特製一個小本子每天記錄女兒排便情況,次數、乾稀等。唉,傅抱石之愛女心切,真讓我心有戚戚焉。

為了治好女兒小小的病,傅抱石費盡心血,聽說山東有個名醫叫劉惠民,曾給林彪和陸定一看過病、開過藥方,就專程把劉醫師從山東請來問診,沒想到劉醫師開的是犀牛角之類的藥方,藥價極貴,一副藥當時就要6000多元,換算比現在60萬還多。結果吃了不但不見好轉,反而越發嚴重。記載說傅抱石晚年因女兒多病,常以畫作寄香港換取藥物,致憂勞過度,於民國五十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因心臟病遽逝金陵寓所,享年僅六十一歲,令我不勝唏噓。

傅氏畫作頗難臨摹,每每像是隨筆揮灑,但又渾然天成、饒富趣味。其筆觸與張大千、溥心畬頗不相同,只能嘗試心領神會。

2月24日上課時,師評此臨摹畫作,說我下筆過於翼翼小心,少了傅氏畫作的瀟灑之氣。說我之臨摹旨在學習,不需求相似,而應求得其精髓。翼翼小心下筆,亦減作畫樂趣。不如每筆皆學傅氏一氣呵成,不稍猶豫,反顯瀟灑。我非常同意師之評語,尤其在畫人物時,實在戒慎恐懼,就怕臨摹不像,壞了整張圖的氛圍。另外,師亦藉機長我見聞,說傅氏多用溫州皮紙與短毫毛筆,以筆直壓挪移方式作畫,好似灑落亂柴但又亂中玲瓏有致,極其獨特,人稱其技法為「亂柴皴」。

後記:2011年傅抱石有一幅畫創水墨畫天價,其畫作《毛主席詩意冊》以2.3億人民幣賣出。或許人早死,畫作少,畫就比較值錢。然傅抱石的畫本就很有收藏價值,另一幅《雨花臺頌》在去年也以4620萬人民幣賣出。

原作照相 第十一幅畫
(臨傅抱石)「松陰泉聲」
45cm × 54cm
2012/02/22自臨初稿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HTML Hit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