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6 第十四幅畫「家鄉的月」(臨摹 張葆桂 畫作)

上週一,我即選定要臨摹近代大陸名畫家張葆桂「家鄉的月」畫作,主要是喜歡這幅畫粗獷中帶細膩的畫風。ㄧ方面因為上週真的相當忙碌而無法靜心作畫,另一方面也因為不熟悉此種隨意畫風,試畫數次皆慘不忍睹,這也是為何上週沒有練習畫作產出的原因。我太太告訴我說,有時當要「放下」,換幅簡單的畫臨摹,不必自尋煩惱。對我來說,何煩惱之有?我臨摹就是冀求突破,臨摹不成,必須找出癥結,這才是學習。因此我將「家鄉的月」A4縮小影印貼於書桌前,時時觀察,幾日後慢慢似有所得。這週再次臨摹,自覺已經較能理解此畫之用筆精神,雖仍離理想甚遠,但是比起上週之慘不忍睹,可謂突破,我太太也不得不佩服我的學習執著,她說我果然是屬於那種不放棄一族的。這次臨摹之初,即決定有二處暫略,畢竟學習需要一步一步來。一是先不經營月下之山嵐霧氣,此因我尙未買排筆,月後的均勻灰色背景還暫時無法臨摹學習,也因此月下之山嵐霧氣,就暫不臨摹。二是先淡化黑黝的月夜山影,怕筆墨過深又如先前一般,黑成一片,慘不忍睹。但是這樣一來,原畫的特有風格也就弱化了,不過剛開始學畫的我能夠做到這般,我已經很知足了。

3月30日週五上課,司徒老師說我臨摹時有些弄錯原畫的虛實,因此才會感覺臨摹後,原畫風格流失。樹的部份確實為「白襯黑」,因此墨黑的樹為實,背景白底為虛。但是山的部份其實為「黑襯白」,透亮留白處為實,穿插其間之黑影為虛。所謂實者,應是畫面該處「看起來明顯之物」,或有跳或突出畫面之感,再仔細觀察原畫,果然老師所說的是對的。原來可以在同一張畫的不同處,依場景需求分別採用「白襯黑」或「黑襯白」來表現虛實。

接著老師取紙示範兩種常用皴法,ㄧ為披麻皴,ㄧ為斧劈皴。前者主線,後者主點,其分別在於後者有回筆之勢。前者為宋代畫家米芾與其子米友仁所擅長,後者的代表人物即為著名的明代才子唐寅。老師說若我能掌握這兩種皴法的規律,或許臨摹此畫之山影更能得心應手,我當再找時間練習。

備考:張葆桂,筆名張非,1939年5月26日生於遼寧,現為魯迅美術學院教授。原本教學作畫以靜物、人物、風景等寫生作品為主。七十年代末開始創作山水畫、花鳥畫等,畫風受黃賓虹、吳昌碩、宋雨桂影響。

原作照相 第十四幅畫
(臨張葆桂)「家鄉的月」
50cm × 40cm
2012/03/26自臨初稿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Free Web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