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02 第二十六幅畫「斜躺少女」(臨摹《林墉中國畫人物寫生精選》書中插畫)

上週9月28日上課,老師除了稱讚我在初次臨摹人物畫即有三分神似外,還順勢指定了一份作業,就是再臨摹ㄧ幅大幅的人物畫。我其實也知道司徒老師總是喜歡「稱讚」學生,他總能從每幅畫中找到可以稱讚的優點,所以我也「有些習慣」老師的稱讚了。當然讚畢後,老師還是會給予專業的建議。這次老師的建議很直接,他說上週我所臨摹的畫作「側坐少女」只有29cm × 38cm,稍嫌過小,許多技巧例如「大筆勾勒」只有在大幅畫作的臨摹,才能窺得堂奧。老師總是希望我們挑戰大畫,只是上回乃是第一次臨摹林墉的人物畫,許多技巧仍不甚瞭解,就先畫小幅,當作習練初探。既然這次老師指定要畫「大畫」,我就回頭去畫林墉書中的第一幅畫「斜躺少女」。

這幅畫的背景頗為複雜,還包含一座維納斯雕像,林墉說此種佈局是為了破兩臂所形成的三角形,使石膏的白與衣衫的白連成一片,讓構圖變成自右上橫斜切入左下之勢,這樣觀者的視覺中心就會自然落於右手。

臨摹上色時,我並未全依原圖原色,其實我也調不出原圖原色,就是隨心上色,樂趣走到哪兒,筆就畫到哪兒。這次手的膚色掌握的稍好,但是人物神情還是有些呆滯,雖然唇形、眼形、眉形、鼻形都已認真臨摹,但是整體看來就是缺了原圖的神韻,看來從形似到神似還是有很長的路要走。人物部分繪好後,我就率性的處理背景,ㄧ方面此畫應以人物為主,背景主要是烘托人物的輔助,本當虛化。另一方面,已經立畫兩個多小時,不覺腰背隱隱酸痛,應是先前太過專注,全身緊繃所致,看來還需要練習如何在專注中放鬆腰腿,才有足夠心力畫更大幅的畫作。

附帶一提的是國畫與可逐次上色的西洋油畫很不相同,老師建議畫國畫最好一氣呵成,有時隔天再上墨或上色時,會有墨色無法吃進宣紙之感,色澤也不相同。這也是為何需要鍛煉能夠持續數小時畫一幅畫的體力,懂得腰腿背的放鬆,才能耐久。

林墉1979畫作 第二十六幅畫
(原畫大小) 「斜躺少女」
130cm × 90cm 57cm × 48cm
2012/10/02自繪初稿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Statis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