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7 第二十九幅畫「圍裙少女」(臨摹《林墉中國畫人物寫生精選》書中插畫)

因為尚未取得溫州皮紙,因此這週還是使用生宣臨摹林墉人物畫,這次畫的是書中的第四幅畫「圍裙少女」。比較特別的是,這次學到水墨畫如何畫印花圍裙,其畫法是「在勾墨之後,先用白粉畫花紋,水分不可太多(見林墉書)」,然後「乘濕用羊毫筆沾飽和的花青入墨的水色畫上去,筆觸不避原先的花紋,直疊上去,花紋即顯現(見林墉書)」,真是如此。

頭髮部分,則是學習用赭石水色打底描畫「帶黃色的毛髮」,成所謂的黃毛丫頭。上衣的淺紫色拼布,一開始左肩調色過深,但下筆後已經不易改淺,左下身拼布的淺紫色,就顯得比較清爽自然。唇色部分沒有掌握得很好,林墉說「上唇(應該)偏暖偏紅,下唇(應該)偏冷偏淡」,我還無法真正體會。最後的黑褲著色有些草率,應該還有修改的餘地,但心已懶,此畫就此打住。

11月30日上課,我請教老師當如何區分「色」之「冷」「暖」?老師用一個非常淺顯的方式回答我之提問。他說以唇色為例,當以「紅」為基本原色,偏「藍紫」即「冷」,偏「澄黃」即「暖」。一般說來,暖色為前進色,冷色為後退色。故暖色會有跳出畫面之視覺感,冷色則會令所繪物象隱入畫面。所以林大師之所謂「上唇(應該)偏暖偏紅,下唇(應該)偏冷偏淡」應是要形成上下唇的視覺性前後對比。

另外,老師相當重視線條之表現,傳統中國繪畫本就以「線」的描繪為主。他說描繪少女手部之墨線要圓潤平整,此為美少女之特徵,所以我的臨摹畫在手之裸露上臂的曲線不宜有「小波折」,但是衣服外緣略有「波折」則為自然適當。同時讓手之曲線與衣服折線有不同的視覺感,也可以產生一種自然的材質區隔。另以虛實來論,線條剛硬則實,線條圓潤柔軟則虛,背部的外緣描線,相對於前方衣袖,應該要虛些,才能產生衣袖在前(實)背線在後(虛)的空間縱深。同理,圍裙裙帶接背處該實,圍裙前方包覆腹部處之外緣該虛。而虛實應該用線條之軟硬來表現,而不是用線條之粗細來分別。感謝老師如此詳細之解說,瞭解這些重點,才能一次比一次進步。

林墉1979畫作 第二十九幅畫
(原畫大小) 「圍裙少女」
130cm × 90cm 79cm × 57cm
2012/11/27自繪初稿

後記:老師課後說,他想借我的人物畫作為其它繪畫班的說明教材,建議我回家後於畫上落款用印,下次上課再拿給他!回家後,從未曾於畫上落款的我,下筆還真有些猶豫,因此將三幅畫拿至週五晚書法班,請李老師指導。落款後,小小的自我滿足感油然而生。水墨畫與書法的結合,真是給人ㄧ種非常中華文化的感覺,或許下次可以多寫幾個字,那就等到書法練得更好些再說囉。

側坐少女 紅衣少女 圍裙少女 放大
左下題署姓名與用印 左下題署姓名用印 除姓名用印年月外 落款
再加上書寫年月 另陳繪畫地點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Statis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