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11 第三十幅畫「倚簾少女」(臨摹《林墉中國畫人物寫生精選》書中插畫)

這週繼續我的「人物畫探究之旅」,臨摹林墉大師書中的第五幅畫「倚簾少女」。比較不一樣的,是林大師這次不是使用溫州皮紙作畫,而是用淨皮單宣。我不知道兩者的細微分別,但是我知道「紙」是中國畫一項重要的因素。林墉在書的第一頁寫道「紙,我多用溫州皮紙與涇縣產的加料淨皮單宣及湖北的桑皮紙。少用玉版宣,嫌其光滑,少用夾宣,嫌其灰澀。購買紙,最好是ㄧ次多購些,存起來。這樣既可使自己有相對的一段時間熟悉一種紙的性能,更能把紙暴露在居室畫室中,使之與空氣日夜接觸,達到“風礬”的效果。畫起來筆觸不那麼生硬,更順手一些。其他的紙都可以用,務求掌握它的性能,發揮其長處,避開其短處。紙的運用,仍是熟能生巧,運用得長久,必然更易控制其效果。」

有了前四幅的經驗,這次畫來順手多了。我依林大師書中之重點提醒,膚色用粉水打底,使其感覺更加耀眼。襯衫的亮黃與頭巾的淺橘紅,正好相互輝映。簾的用色以淺暖色系為主,使其產生活潑畫面之感,以別於其旁風衣濕染的虛,此點與林大師原畫之灰暗簾色,略有不同的效果。風衣右擺的乾皴淺染,與牛仔褲左褲管的淺墨皴擦,我刻意使用不同筆觸,以形成材質對比,看來有達到原先設定的效果。總括來說,這次應算是頗為成功的一次臨摹。

12月14日上課,老師一眼即看出,我的五官描繪,在位置上略有偏差。其實此畫完成後,我就知道我所畫的少女上唇與她鼻子之距離,相對於我所畫的下巴長度,略近了一些(亦可說下巴畫的稍稍過長了些),而額頭又畫的略比原畫小。沒想到就這麼一點小小的偏差,就被老師精細地點出,可見老師對於五官比例之熟捻。

老師說在遠觀時,我所畫的少女五官,就因為這點小小的偏差,產生了原畫沒有的五官糾結感。這就是人物畫難的地方,只要五官位置大小略有偏移,那怕只是一點點,給觀者的表情感受,就截然不同。難怪女生化妝時,只要將眼睛略略加大一點,就比原來「美」!畫山畫樹,真的比較隨心自在,不必這樣「精細」。可見人物畫訓練,有助於畫者對於所畫對象之準確比例掌握。

其後,老師與同學們即忙著為將在來年一月舉行的師生聯展展出之畫用印落款。老師順便教同學用印落款的原則,ㄧ為所謂「上齊下不齊」,即兩排字,最好上面對齊,但是下方則不需對齊。二為「避免上中下三段落款」,即寫三段字成一行,例如將「荷池 任辰冬月 伯寧繪」以中間空兩格的方式寫成一行,此即成為上中下三段落款。三為「不要與畫之主體等高或形成等三角形」。從美學觀點,這些原則,有其道理。同學中有人自覺書法字體不佳,老師說此時可以將落款適當隱於畫面之中,此謂之「藏款」,也算學到新名詞。不過由以上的落款原則,可以推知,一幅畫的主體,即最吸引目光之處,最好不要置於畫面正中央,這樣會使得與一般常落款的畫之四角,形成生硬的等邊形,可見中國畫落款佈局也是學問。

談到畫面主體,喜歡追根究底的我再問,為何老師說阿巧同學畫中的房子,是她整幅畫的主體。老師說,人在觀畫,會有以下傾向:只要畫面有人物,人物就是目光焦點,那怕那人極小,甚至虛畫。而畫中無人物時,會動的東西,就會成為主體,例如鳥、松鼠等。而當畫面無人物也無動物時,與人有關之物,如房子、椅子等,就會成為主體。似乎有點道理,對我來說,此點還需要時間慢慢琢磨體會。

林墉1983畫作 第三十幅畫
(原畫大小) 「倚簾少女」
140cm × 78cm 67cm × 37cm
2012/12/11自繪初稿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Track Visits On Each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