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9 第三十一幅畫「襬裙少女」(臨摹《林墉中國畫人物寫生精選》書中插畫)

休息一個寒假後再次提筆臨摹林墉大師書中的第六幅畫「襬裙少女」。

好帥性的模特兒,如同林大師書中所述,她就像「來時一陣風,坐下一團火」,要畫出如此帥性的感覺,下筆必不能猶豫。整幅畫最難之處,仍舊是臉部表情的揣摩,不知為何,我的「襬裙少女」看來就不似林大師原畫「火辣」,少了幾分男子的俊氣,多了幾分女子的亮麗,應該原本抿緊的嘴唇被我畫鬆柔了,同時眼神亦由剛毅轉趨柔和,或許這就是我所期待的女子類型,不知不覺將心中的期待躍然紙上。

3月1日是這學期第一次上課,師見此畫即給三個建議,一是左上臂的右緣我以濃墨描線時略往左偏了一點點,致使畫面產生左上臂比左前臂細的視覺印象,就這樣一點偏差,就削弱了原畫左上臂的豐腴。一般來說,女子上臂應比前臂略豐腴些,才不會有整個人柔弱無力之感,原來這也是我的「襬裙少女」少了林大師原畫的俊氣的原因之一,可見作畫一點也不能馬虎,僅僅毫釐之差,感覺即不同。二是我的陶壺應是最前景,卻因不夠「實」,反與中景之裙襯不易區分,此可將陶壺外緣再以濃墨勾勒之,即與中景產生區隔感,師並提筆於畫上示範。三是相對於近觀者之身側,背緣與胸緣應虛些,才可產生身(圓)柱兩側往畫面內收之視覺立體感,水墨畫就是運用「虛」「實」對比產生一種特有或該有的(主)觀感,師說原畫兩側淡彩的幾筆濕抹,並非隨意抹擦,而是刻意的視覺營造,其實此理我懂,我學原畫在兩側以淡彩濕抹,可是我不黯彩墨宣紙乾濕色澤變化,原本我所營造的幾筆濕抹在彩墨乾後隨即淡逝不見,實應該再濃、再大膽些,甚至讓身緣重彩略微暈開亦無妨,師一面說一面提筆示範,可是不知為何,師所下的那幾筆在墨彩乾後還是淡逝,看來墨彩得下得更重些才能「留住」。

每次臨摹總有收獲,一點一滴的累積都是功夫,師說我對人體結構的刻劃還不夠精細,人身雖包覆衣裳,衣裳的外在紋理褶皺仍需循依人體的基本結構。其實我在畫此幅畫時,僅專注於臉與手的描畫,衣服紋理只是依原畫描繪,並未細想。看來下次畫少女人物畫時,得開始透視想像少女不可見的身材走向,不得不「想入非非」了。難怪西畫訓練總直接從裸身人物畫開始著手,想入非非也要有所本的。

林墉1981畫作 第三十一幅畫 2013/03/01請師潤稿
(原畫大小) 「襬裙少女」
160cm × 120cm 74cm × 53cm
2013/02/19自繪初稿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Track Visits On Each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