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5 第三十二幅畫「少女背影」(臨摹《林墉中國畫人物寫生精選》書中插畫)

本週繼續臨摹林墉大師書中的第七幅畫「少女背影」。

「一個青春的背影、一個南方的少女」,林墉大師書中如此開場介紹這幅畫。其實這幅畫頗難臨摹,看似簡單的幾筆游絲描,卻藴涵多年的功力。「背部的體積…全賴邊綫的細膩處理,…千萬不可簡單化的一筆勾下去,力求在流暢的邊綫中容納入對體位的理解,這樣才不致空洞單調。....起筆、收筆、運筆、聯筆、斷筆,處處落款有致」, 真的頗不容易。為此,我特意於前週上課請師示範游絲描。基本上,水墨描線可分為蘭葉描與鐵線描兩大類,前者如蘭葉由粗漸細,後者則如鐵線綿延無粗細變化,而游絲描介乎期間但更類鐵線描。因線條描法形似游絲,故名,為中國古代人物衣服褶紋畫法之一。所謂知易行難,雖經老師示範說明,多次練習仍不得法,只得硬著頭皮蠻幹。不過,也因為與老師聊此畫,知道了一些林墉大師的八卦。原來老師熟識此女,她姓蘇,為林墉大師親戚,細節在此就略過不表。八卦總是有趣,可提升作畫的「興味」。

其實此幅畫臨摹上色頗不成功,「積色法」在宣紙上不易實作,「將色調好,不要蘸得太飽和,以不流滴為度,筆肚含清水,筆尖蘸色,自中間色調處下筆,一點一點,由深而淺,色盡再蘸,又復深淺,深淺之處,要有結構概念,結構要有隱有顯,用色有深有淺,隱的淺的先畫,層層積上,愈積愈深,愈深愈顯,全部過程,須在ㄧ次濕的前提下完成,斷斷不可中途乾歇,再加就生硬,銜接不上。直至快乾透的前夕,即用重ㄧ點的色,在關鍵的骨節轉折等處,狠狠加幾筆,愈是關鍵地方,愈要沈著地用肯定的筆勾斫而成,不可磨蹭混擦。」本想依林大師教導層層上色,可是發現我的宣紙,實難以「積色」,只能「修色」,多重上色後,紙似欲透破,更不敢「狠狠加幾筆」,只得作罷。本週再請老師示範知易行難的「積色法」如何在「細嫩」的宣紙上施作。

3月8日上課,老師倒不覺得此畫上色有失,反而覺得我對於膚色的掌握又有所進步,司徒老師總是習慣性地鼓勵學生。延續前週上課介紹蘭葉描與鐵線描,老師這次繼續示範所謂「金錯刀」的筆勢。老師會提及金錯刀乃是因他見我左肩袖上幾筆不夠瀟灑遒勁,弱化了全畫的支撐。金錯刀的筆勢不似蘭葉描之柔韌,反是勁如刀錯。《宣和畫譜·李煜》記載「李氏能文善書畫。書作顫筆樛曲之狀,遒勁如寒松霜竹,謂之金錯刀。」由上可知,金錯刀筆勢需有如寒松霜竹之遒勁。老師雖自謙他所示範的「金錯刀畫樹紋」是不及格的示範(參見下圖),只是用以方便解說,但是對我來說,這幾筆已經代表好幾年的習練功夫了。老師接著示範「積墨法」,同時提及並建議我參酌積墨法名家黃賓鴻的畫作。不知道這算不算作業,再找時間參酌囉。

林墉1979畫作 第三十二幅畫 2013/03/08
(原畫大小) 「少女背影」 師之金錯刀示範
130cm × 70cm 79cm × 49cm
2013/03/05自繪初稿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Track Visits On Each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