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5 第三十五幅畫「少女情懷」(臨摹《林墉中國畫人物寫生精選》書中插畫)

本週心血來潮,決定略過林墉大師書中的第十幅至第十七幅畫作,直接臨摹第十八幅,我為之題「少女情懷」。

歌德(J. W. von Goethe)於1775年二版的《少年維特的煩惱》(英語: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卷首題詩:

     Every youth for love's sweet portion sighs,
     Every maiden sighs to win man's love;
     Why, alas! should bitter pain arise
     from the noblest passion that we prove?

被譽為中國歌德郭沫若曾翻譯此詩:

     青年男子誰個不善鍾情?
     妙齡女人誰個不善懷春?
     這是人性中的至潔至純,
     為什麼從此中有慘痛飛逬?

回想高中時讀《少年維特的煩惱》,當時還真只知其名,不知其美,如今回顧這首詩,雖是感嘆其美,卻早已不再少年。粱羽生在《冰河洗劍錄》第十回寫道「中年心事濃如酒,少女情懷總是詩」,此二句悄然引動書中主角谷之華的少女情懷,她「心裏輕輕念著(這)兩句詩」感慨「金世遺已踏進中年,而她也將近中年了,她深深的感覺到,金世遺對她的感情比以前更為深厚,像酒一樣的濃,也像酒一樣的醇!如果說金世遺以前的感情令她激動、令她顫抖,如今則是令她感到醇酒的芳香了。而她自己呢,也離開了少女的時代了,缺乏少女那『詩』般的幻想,謎樣的情懷,但現在卻是把握得住的感情,那是另一種『美妙』,並不遜於令人心弦顫動的詩篇!(見書第一冊203頁)」原來遲暮中年也可以有濃如酒般的少女情懷!

看見這幅畫中的少女於秋黃樹下暇坐長椅,低頭半凝望,像心情故事的片段,暇思隱在心裡,顯在臉上,這不就是少女情懷的片刻映照。今天就想學畫這種感覺,暫且拋開「天涼好個秋」的灑脫,藉此畫來回溯當年的青澀。整幅畫採用秋涼的色調,迷燦的光芒由下往上烘襯,與色厚的背景成為對比,將觀者的心緒自然鎖在少女情懷的眼前一線,就這樣與畫中人心領神會。林大師於畫左上角繪兩隻泛青白鳥,不知有何暗示?林大師文章完全沒有提及此點,感覺多了它們相伴,少女就不顯得那樣孤單了。

4月12日上課,老師指出唇色不若以往自然。老師果然是色彩的行家,ㄧ看就知道我試了新伎倆。此次臨摹,我嘗試使用硃磦橘為唇底,而非依照往常以曙紅來調唇色,結果在視覺上讓雙唇略略突顯,我本來只是想讓唇橘跟馬尾巾橘點的色彩呼應,顯然呼應太過。提及唇色,這倒引起繪畫班大女生們的諸多討論。許老師說一般東方女性應該不會購買橘色唇膏,會更顯膚黃,從未買過口紅的我,這倒是新的常識,顯然我對「女生」還不夠「瞭解」。由於使用師母所贈的勾線細筆描臂線時發現勾線細筆不能吸附太多墨彩,使得描大幅人物畫作的細長臂線時,線未成卻墨彩已盡,無法一氣呵成,因此我提問當如何應對。師笑答勾線筆分很多類別,最小的圭筆可能只含數根筆毛,而師母給我的小勾線筆,其實不用以長描,像這樣大幅的畫作,需要使用不同類別的勾線筆,老師下次將帶適用於我目前畫風的勾線筆給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看來描線還需用對筆。論及勾線筆時,老師順帶提到勾線筆壽命不長,使用數次後「穎毛」即斷而必須換筆,原來畫筆尖端的細細毫毛稱之為「穎毛」,而「聰穎」乃是聰明到達了「拔尖」的境地之意,然而「鋒芒」使用太過則必然易損....。學畫還可同時學說文解字與人生道理,真在修身養性了。

林墉1978畫作 第三十五幅畫
(原畫大小) 「少女情懷」
130cm × 70cm 115cm × 70cm
2013/04/05自繪初稿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