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6 第三十六幅畫「花漾少女」(臨摹《林墉中國畫人物寫生精選》書中插畫)

這是林墉書中的第二十二幅畫,一個花漾年華的少女,她忽得讓我想起「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曉之花;鬢如刀裁,眉如墨畫,鼻如懸膽,晴若秋波。雖怒時而似笑,即瞋視而有情」(見《紅樓夢》第三回寶玉黛玉初會)。此少女單手托腮,天真直視,自有一股迫人清新氣息。

原畫以濕畫技法為主,因此我這次就不採用「個人習慣技法」,嘗試改為不先勾勒人物,先墨染衣裙與背景,當然最先下筆的仍是可瀟灑快意乾筆刷抹的頭髮,這是畫起來最心曠神怡、最有成就感的部分。先墨染衣裙與背景的缺點,就是一定要等墨彩略乾後,才能再下筆描勒勾線,這變成是另一天的工作,ㄧ幅畫至少兩天才能完成。畫了幾幅大畫後,才逐漸瞭解為何司徒老師一直鼓勵我們畫大畫,因為大畫的所有細節都彰顯,都必須仔細收拾,不得不精確了。將來再畫中小幅畫作時,才更瞭解縮隱的細節該如何虛化處理,畫面就會更細膩。

4月19日上課,師說托腮之手看來有些平面化,前與後的關係可再彰顯些。課間亦提及,我以水彩筆幫小女兒收拾水彩畫美術作業時,覺不順手,後以毛筆代之即成,不知原由?當然繪畫班同學各有詮釋,但我覺得也曾學過西畫的司徒老師的觀察,最為精準。一般水彩筆無以蓄水,更不能筆腹含清水,筆尖分段蘸不同色調的墨彩,一筆即繪出多層次的精彩。同時未再重新蘸墨彩前,毛筆之一筆至下一筆的色澤一直有微細變化。已經習慣感受如此多彩變化的我,當然就會不習慣無以蓄水的水彩筆的積色法。是否如此?大家參酌。

林墉1979畫作 第三十六幅畫
(原畫大小) 「花漾少女」
130cm × 70cm 115cm × 78cm
2013/04/16自繪初稿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