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4 第四十幅畫「莫教授」(繪好友莫詩台方教授)

在交大任教八年,好友莫詩台方(Stefan M. Moser)教授決定今年舉家遷回瑞士,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希望仍然就讀小學的兒子能夠及早回瑞士接受教育,畢竟培養屬國的文化涵養與其衍生的歸屬感的最佳時間點就是小學時期。雖然有些不捨,但是我能體會他希望孩子成為道地的瑞士人的期待。

今年3月9日,莫教授與我至台灣大學參加學術研討會,共餐後與生於美國的交大電子系馮智豪教授在台大校園散步,三人以英文談古論今,也算閑逸。期間莫教授還發現台大校園徵才活動的臨時救護站竟然誤以白十字紅底的瑞士國旗為帳篷標章,他欲上前糾正卻見蓬內無人,不禁搖頭嘆工作人員之孤陋。在下午的議程開始前,我提議三人合照留念,並請學生路人以我之艾風手機為我們照像,也因此有以下台大博理館前的留念照。

莫教授素來喜愛中華文化,也好古典音樂,尤精豎笛,我倆曾在學生謝師宴表演豎笛吉他重奏,也曾在研討會晚宴合奏表演,以興趣相合極為投緣。他知我正在學習水墨畫並曾好奇相詢,我將「倚簾少女」落款裱框贈他,莫教授即將此畫掛於辦公室入門顯眼處,以彰顯贈畫情誼。

他七月即將離台,我突興起何不繪ㄧ幅「莫教授」,念起即從艾風手機翻出此照,細觀後,另一念又起,莫教授當日所身著的黑底白紋襯衫竟然像極司徒老師桃園美展獲得第一名畫作的大壩尖山的質感。老師說他那時也是一時興起,以粉蠟筆先底繪大壩尖山紋理再上水墨。在宣紙上,粉蠟會將水墨排開,因此產生特殊壯麗岩壁景觀,後司徒老師即以此壯麗景觀獲得桃園美展首獎。聽師說粉臘水墨一事後,我雖躍躍欲試但並無機會,這次就大膽以粉蠟勾描襯衫白紋再上水墨,看看來自多山瑞士的莫教授將「大霸尖山」穿在身上是否也有「壯麗」效果。

5月17日上課,師說臉部表情與褐髮頗得神隨,但因身型細部比例未盡合理,故使整體韻味失調。師說我所選擇的視角,算是人像畫中較難描繪的視角,一般多選擇側面或半側面而不會選擇正面坐像,正面坐像要在腰腿處做出膝在前、胯在後的視覺感,甚至作出身形與臉部的立體感,本就是挑戰。尤其此畫膝已近整幅畫的底邊,究山水畫的原則來說,本當虛畫,但是虛畫兩膝,則使其產生隱入畫內的後退勢,就使坐者看來腿短身長,不甚協調。再者,兩臂一前伸、一後屈,也是極難處理的畫面。此時,後手應該刻意畫小些,尤其手與指處,我的後手與前手略略等大,視覺感上也不合宜。其它例如我原本衣領的後緣與肩同高,使其產生平面化感,其實衣領應該略略高過項後。師接著說,前手算傳神,但是有些像女子手臂,過於秀氣。男子手臂外緣該有些肌理。以下臂為例,男子下臂應該中段略略粗於兩端,最粗之處近於手肘,而上臂也該有如是之陀螺型,肩臂該厚實些,如此方能顯出男子氣概。老師一面解說,一面提筆於畫上示範勾勒。看來我該臨摹幾幅林墉大師的男子人物像畫作來細細體會男女人體之異同。

2013/03/09午後 第四十幅畫 2013/05/17請師修稿
於台大博理館前 「莫教授」
左起馮教授、我、莫教授 88cm × 66cm
2013/05/14自繪初稿

2013/06/01落款贈友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check out hitwebcount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