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2 第四十四幅畫「瓊花翠鳥棲枝相望圖」(仿宋 無名氏 工筆花鳥畫)

這暑假忙中偷閒,在日常研究工作外,也得空充實見識,加添生活樂趣。其中值得一提的,一是在朋友推薦下,看完四十四集陸毅擔綱的《蘇東坡傳》,二是與孫師合奏《莫扎特四手聯彈鋼琴奏鳴曲D大調》第一樂章,而最樂者應是參加《國立交通大學2013年暑期工筆花鳥畫基礎班》

《國立交通大學2013年暑期工筆花鳥畫基礎班》的指導老師為司徒老師的夫人王力紅。王師自幼習畫,尤好工筆。因我多次於司徒老師上課時提及有興趣參酌工筆花鳥畫技法,故在司徒老師居中協助下,終於如願湊得十人,成立暑期工筆花鳥畫基礎班。

工筆花鳥畫講究薄中見厚,層層渲染,筆筆屏氣凝神,步步不得馬虎。王師初始建議我們使用金籤紙習工筆畫,易於入門,但同學們早聽司徒老師描述絹布作畫之種種趣味,起哄著呼嚷要以絹布作畫,王師也知同學們皆有山水國畫基礎,並非初學,於是從善如流,領我們備框繃絹,同學們躍躍欲試。根據王師給的宋代畫本,同學們各自選定喜歡的宋畫,開始摹畫臨勒。

我所選的乃是宋無名氏「瓊花翠鳥圖」與宋林椿「葡萄草蟲圖」。這兩幅畫花、鳥、蟲、果兼具,我表面笑稱如此可一次學齊四品工筆技巧,但實另有心意。

曾有摯友,其父來自古稱瓊州的海南,與她談佛論道,每每觸及我心,雖已為舊事,還是不時憶起。正好大學時期被同學綽稱Da Bird。基於此緣,我想以畫瓊花翠鳥來紀念此段至情,並如斯題文:

    「卿似瓊花,我如翠鳥,棲枝相望,逢時結好」

也因此我改題此畫為「瓊花翠鳥棲枝相望圖」。與我同為福建人的南宋詩人陳剛中為消王維詩「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之傷感,化悲愁為放達,寫下「若知四海皆兄弟,何處相逢非故人」的名句。確實,若非故人,何能有緣逢時結好,相通靈犀。值此明月夜,願與摯友年年歲歲「千里共嬋娟」。

宋哲宗紹聖五年,時年63歲的蘇軾貶謫海南。之後居瓊三年,不顧年邁力弱,生活窘困,仍設堂講學,瓊籍學子良多受益。在蘇軾北歸後第三年,原本為文化蠻荒的海南,終於出現史上第一位瓊籍舉人姜唐佐,不久又出了第一位瓊籍進士符確,皆為蘇門學生,自此海南於宋代共出舉人13人與進士12人,成一時美談。《蘇東坡傳》亦提及,東坡居士關心瓊民生活,見民飲水不潔致常年患病,即教民打井,改變了當地鄉民生飲塘水之習慣,後人便把東坡打的井命名為「東坡井」,以感其德。瓊州因山水峻惡,當時瘴毒流行,蘇軾為幫助當地人抵禦惡疾,以黑豆製成辛涼解毒的中葯淡豆豉,為民治病。此後當地百姓紛紛種黑豆以禦瘴毒,後人稱其為「東坡黑豆」。這讓我憶起,摯友有次提及,她最愛的古人為蘇東坡,想想應該沒有海南人不愛蘇東坡吧。蘇軾最終卒於宋徽宗靖國元年7月28日(西元1101年8月24日),蘇學士竟卒於我之生日,不知道這算不算另一種形式的沾光。蘇軾是百年難見的全才,詩詞書畫,無一不精。他謫黃州時所撰的《寒食帖》,與晉王羲之《蘭亭序》、唐顏真卿《祭侄文稿》並列「天下三大行書」。對我來說,蘇東坡純真豪放、幽默且待人唯心的個性,相較其才,更令我欽佩。

回至工筆花鳥的學畫心得。當我選定所欲摹臨的瓊花翠鳥後,下一步即是筆墨勒形。絹布透明,故臨勒時只需將原稿置於其下,即可依樣鉤描輪廓。雖說如此,仍需注意鐵線與蘭葉描綫的一氣呵成,半分輕率不得。勒畢,待筆墨乾後,即可挑戰上色。工筆畫的色澤要求細緻,王師尤其講究。上色一般用白雲刷筆,不得混用,否則投色不純。依色粗分,至少需準備五支上色用筆,另需一支水筆。在王師示範下,我們陸續觀摩分染、平染、提染、罩染、接染、高染、低染等各種工筆技法,王師示範時還穿插介紹工筆畫基本原則,例如邊線略重、面線需輕、紋線再輕,又如花尖、葉尖、芽尖等三尖宜錯開,再如勒葉時最好先以蘭葉技法描中脈、次鉤葉邊。對我來說,這些皆是新知。

瓊花是以白粉打底,由極淡開始,一次一次以極緩速度慢慢加濃,且需等前一次乾透,才可再次塗染,也因此上色乃是以日為計數單位。今日上色後,需待明日再染。為求「速」成,我後來改為早晚上色,一日即可兩次塗染。如此白粉花底最終重複染塗約三十多次。需特別一提的是絹布作畫亦可且需背面上色,好讓顏色更有厚實感。一般多以「前三後一」為原則,即正面著色三次,背面即著色一次。比較麻煩的是瓊花環繞的小花花辦之淡白渲染,這真是極度眼力考驗的工作。白粉底足,接下來是以花青在原白底之上分染瓊花花瓣。分染時不能從根部染起,需留空,染至三分之一處即止,再用水筆以極輕極柔的方式,洗出漸層。數次花青分染結束後,最後的步驟就是以厚濃白粉提染花瓣外至二分之一處,以突顯色澤。瓊花上色,至此即算功成。

瓊葉葉面是以花青分染,也是十數次「前三後一」的工夫。同樣的,不從葉根起染,需留空,也是染至三分之一處即止,再用水筆洗出漸層。中脈需留水線,以增立體感。葉背以三綠平塗,此倒是三兩次即止的輕鬆差事。瓊枝以赭石高染,基本原則還是由淡漸濃。鳥毫因其纖細不易處理,不能以白雲筆上色,得用鉤綫筆依綫淡墨鉤染,再以水筆渲開。毫毛根根重複描畫,幾達耐性的最高層次。鳥腹以極淡白粉多次高染,後以胭脂調色罩染。鳥背則先以淡墨適度高染,最終以翠綠頭青罩染。至此,這畫仍未完成,還有一項極度累人的最後考驗,就是以勾線筆複鉤毫毛,此乃是一根一根描畫的極致工藝,鳥腹也需以白粉勾出毫毛光影,這時才算是真正大功告成。

王師課末曾經提醒,絹布工筆畫若不適當處理,會漸脆化褪色。她也提及所謂「三分畫、七分裱」,裱後自是大不相同。後即決定將此畫落款送裱,以利保存,也算紀念人生第一幅工筆畫的完成。

第四十四幅畫 第四十四幅畫
「瓊花翠鳥棲枝相望圖」 「瓊花翠鳥棲枝相望圖」
30cm × 30cm (含框) 53cm × 44cm (含框)
2013/09/22完稿
(外圈為用以繃絹之木框)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shaml web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