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2 第四十五幅畫「葡萄草蟲圖」(仿宋 林椿 葡萄草蟲圖)

林椿為南宋畫家,生卒年不詳,記錄他事跡的文獻不多。我選他的「葡萄草蟲圖」臨摹,只因喜愛這畫的熱鬧感,葡萄藤葉前後蜻蜓、蚱蜢、金龜、螳螂各一,圍繞結實累累的葡萄串,真的好不熱鬧。

此畫臨繪過程與前畫類似,也是層層渲染,一絲不苟。相異的是,以白粉打葡萄底色時,竟致輪廓勾綫黑墨暈污開來。王師說那是因為墨痕未乾就急於上色。可是我已靜置數日,不知為何墨仍不乾?王師回說,可能因天雨潮溼,但亦可能因墨含膠太多則內不易乾。工筆畫果真講究,我本習用交大書店所售一般墨水。聽此ㄧ言,即另購師所推薦的怡得閣墨水試用,果然不同,雖貴但值。

另一個值得分享的經驗是上色不可過猶不及。如前文(第四十四幅畫「瓊花翠鳥棲枝相望圖」心得)所述,認真學習的我是早晚上色,但有時也要知「行於所當行,止於所不可不止」的道理。王師說我上色過了頭,也太急,畫面火氣太大,不合工筆花鳥畫清麗淡雅的要求,建議我洗掉重染。唉,可見繪畫時的心境確實會如實投射,掩不住我那一顆想急於展現的心。在老師的棒喝下,我當下即解,面帶微笑回師說,洗掉重染也是學習。隨即帶畫至水龍頭下沖洗,並以毛筆於畫面來回抹刷幫助色褪。這也是絹布作畫的特點,不滿意可以水洗重來。其實我並未將色盡洗,師說洗掉火氣即可。果然洗後淡雅許多,色不搶色,各安其位。

我小女兒見畫問我,為何葡萄葉背面不若正面也作漸層,這也是我對王師所提之問題。王師回答頗有深意,她說處處精細反而主從不分,弱化非重點的葉背反可淡淡不經意地突顯焦點。所謂綠葉襯紅花,而不是綠葉賽紅花。不知這樣回答小女兒是否能懂?也許年紀到了,她就會懂得有時放手也是一種美。

畫成,諄諄王師另給兩個建議,一是蜓翅鉤綫過實,反顯不出其輕盈透明,虛實拿捏,可再思量。二是原畫葉葉各有變化,或焦黃稍多,或蟲蛀稍顯,或葉色稍淺,或漸層稍長,富有自然生趣,我之藤葉則稍嫌ㄧ致,可再斟酌。

第四十五幅畫 第四十五幅畫
「葡萄草蟲圖」 「葡萄草蟲圖」
30cm × 30cm (含框) 53cm × 44cm (含框)
2013/09/22完稿
(外圈為用以繃絹之木框)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shaml web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