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08 第四十七幅畫「怒不敢言」(臨摹《林墉中國畫人物寫生精選》書中插畫)

這是一幅意涵強烈的畫,裸女長跪,捏拳藏背,卻得掩口不語,怒不敢言,映現受迫者的瞬時動態,讓人不得不印象深刻,因此這週就選此幅臨摹。

上週師說林墉人物畫寫意達狂妄的境地,這幅可為經典代表。軀幹臀腿,皆ㄧ筆直下勁貫中鋒。粗細緊鬆,皆形暢自然處處著意。焦墨禿筆,快意貫穿,真乃狂妄中的傑作。林墉書道「整個軀幹全賴一根側綫貫穿而成,...,全用中鋒,...,形暢而筆留。」這正是臨摹這幅畫的難處。且讓我狂妄ㄧ回,也學一筆直下,成與不成,皆得無悔。人物畫畢,自覺得意,頗有草書境界。

上月起,教我書法的李師說,我臨趙孟頫行楷字帖已有數月,中鋒行筆已頗穩健,可以起練草書,並贈我王羲之《草訣歌》字帖。《書法百問百答》寫道「學草宜先學章草」,但王羲之《草訣歌》屬今草,我以之問李師,師有不同見解:「章草是隸書演變至草書的過渡,帶有隸書筆意。已達一般基礎者,應可直學屬成熟草書之今草。」對我來說,草書字字如畫,而我臨此畫,也當作於畫中書草,書畫同源,此為例證。

林墉於背景皴拓出三個不等面積的方形,他寫道「背後...肌理,花了很多工夫,不是一次而成。方法是按意圖折出這幾個形,再局部皺揉,用焦墨拖刮掃平,反反復復,個別再加描線皴擦。」本想人物部分乃我臨摹的重點,背景就偷懶不畫,但這三個不等面積的方形皴拓,還真有他們的畫面功用,缺了就覺畫面空虛。不過我決定取巧,取另紙,內裁所需方形,置於畫上,後乾筆皴擦,即快速完成方形肌理。

司徒老師說此畫為林大師得意之作,週五上課見我之臨摹後,建議我可再臨一次。細察原畫,腰腹墨線雖為快意直下,實隱屋漏痕跡,非我之疾疾走筆。師續點出,能夠狂放中帶細膩就在一個「穩」,走筆仍需不疾不徐,廓線才會剛中帶柔。草書並非草草書之,空間佈局雖為重點,一筆一劃的時間向度也會定格紙上。師既開口,那就「以心行氣、以氣運身」的再臨一次,看能否有不同的體會。

林墉1990畫作 第四十七幅畫
(原畫大小) 「怒不敢言」
196cm × 98cm 88cm × 46cm
2013/10/08自臨稿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http://www.hitwebcounter.com Free Web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