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4 第五十一幅畫「嬉戲鞦韆」(繪大女兒十一歲時盪鞦韆之大笑情景)

本週開始另一階段的嘗試,從臨摹林墉人物寫生改為學習轉繪照片。司徒老師曾說,寫意山水取景與照片取像相當不同。基本上照片就是實景,各個細節清清楚楚,因此前後景之縱深,乃是觀者的自然經驗。寫意山水則不同,是由畫者的虛實取捨巧妙營造畫面的意境縱深,虛者退,實者前。因此何處該虛應?何處該強調?此中斟酌全憑畫者的藝術直覺。處處實取,如同相片映照,反而了無新意。林墉「怒不敢言」,刻意不畫左胸乳,將全畫焦點集中於眼神刻畫,就是「取捨」的經典實例。

我所轉繪的第一張照片是大女兒十一歲時在加拿大遊戲場「嬉戲鞦韆」的大笑場景,很懷念她那時開懷大笑的燦爛,這「笑」當然就成了全畫的重點。因此,我刻意不去強調身形各部的輪廓線。舉例來說,鞋底雖然細膩描繪紋路,但是不以墨鉤邊,罩頭軟帽只用色淡淡描繪,上衣長褲則隨性皴搓。全畫僅僅在上方褲緣處大筆實線勾勒,這只是為了營造褲前衣後的感覺。真正重點則放在臉上的燦爛笑意與手握鐵鍊的自在放鬆,那是一位父親對十一歲時的大女兒的溫馨印象。(明年她就滿二十歲了!)

司徒老師12月27日觀畫,給我很多寶貴建議。例如帽下額上的陰影,可讓墨稍稍暈開以營造自然的陰影層次,鞦韆鐵鍊線可再細膩厚實些,衣褲可再鋪陳變化色澤以經營身柱的立體層次。老師說畢隨即提筆在兩鞋底下緣各自重重一抹,右腳一抹內實外虛,左腳一抹外重內輕,輕鬆兩筆就營造出兩腳前踢之勢,這就是實鉤實描以讓物體感覺前移的技巧,老師分別於兩腳採用毛筆內傾側鋒抹與外傾側鋒抹,除了是為我示範用筆外,也是讓畫面多一分變化。

附帶一提的,老師談到手握鐵鍊的自在放鬆是相當好的烘托,顯示少女於鞦韆上極有安全感。其實原本相片中,我大女兒的手是緊握鐵鍊的。一鬆一緊之間就產生不同觀感。繪畫班同學王姐也點出,畫中少女年紀不似只有十一歲,原因無他,所繪之臉,笑紋明顯,臉上紋路一深,就長歲月,這真是女人天生的敏感直覺。

原照片 第五十一幅畫 2013/12/27請師修稿
「嬉戲鞦韆」
105cm × 70cm
2013/12/24自繪稿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