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12 第五十三幅畫「閒坐午後」(繪大女兒十六歲在瑞士山居小木屋)

2009年暑假決定帶全家至瑞士山居小屋體驗兩週沒有網路與電視、只有陽光、水與自然空氣的簡單生活,也算洗滌心靈沈澱情緒,看能不能拾得《海蒂》(Heidi)小天使的童趣。

遠眺 初見 近觀
仰望 門迎 側鄰

感謝好友莫詩台方的父親將小屋借我們暫住,能夠有機會體驗瑞士山居實屬難得。那是一棟兩層樓的木造建築,一樓前廳直接面對絕美山景,可架大傘遮陽戶外用餐,環境潔淨到「無蚊蠅之亂耳」,刻意遠離現代網路塵囂,故也不得不「無案牘之勞形」。二樓兩間寢臥,由我們全家四口分住,而莫教授ㄧ家則合窩於一樓。

前廳 儲櫃 迴梯 寢臥
日出 閒晨 午後

那時每日清晨即起,日出後晨餐戶外,餐畢附近小徑尋幽,午餐多以麵包、臘腸、巧克力、水果隨意打發,不趕不忙輕鬆歸來。午後或散坐閒聊,或閱書靜思,各自愜意。陽光溫和,直暖前廊,隨躺隨臥,任時光自在流逝。偶而也呼遊市集,同訪當地人才知的特別景點。沒有緊湊的行程,卻有幽居的享受。這張「閒坐午後」就是在這樣的氛圍下的偶拾,照片中的大女兒瞬時直視鏡頭,滿臉疑惑,不知爸爸這時又在拍啥,眼神難以形容的單純。

這是我第一幅有景物的轉繪相片彩墨人物畫,費了許多工夫描繪沙發與斜窗。為了突顯人物,我刻意加粗右臂側的墨影,但表情刻畫仍略失準。老師建議沙發下緣可重墨揮灑,以穩定畫面,並即大筆落落來回修稿示範。老師說既然是寫意人物畫,總要有幾筆寫意瀟灑,他記得林墉大師也曾如是說。少了大落落的幾筆瀟灑,寫意就成了拘謹,逼真有餘,生動不足,失卻了寫意畫的氣韻。老師另外說傳統彩墨畫有其特點,我之明暗斟酌還是侷限於光影變化的揣摩,此乃西畫的思維。中國彩墨畫的濃淡取捨不僅僅是光影,而是在虛實氣勢乃至於趣味。實說這點我還無法體會,不過每幅畫總要有幾筆大落落的瀟灑倒是謹記在心囉。

原照片 第五十三幅畫 2014/03/15師修稿
「閒坐午後」
85cm × 65cm
2014/03/12自繪稿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