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16 第五十四幅畫「髮髻簪花的么女」

在一片無際金盞花旁,小女兒在花東之旅留下這張超可愛的照片,眉眼鼻嘴,無一不笑,髮髻簪花,毫不矯揉。那表情讓她的父親捨不得,放不下,難以忘情,心裡惦記,每看一回,就笑一回。若說我不想畫她,那絕不是心裡的答案!問題在於難以下筆?愛不釋手呀!

「一隻可愛的小花貓呦」老師觀畫如是說,「一隻表情污花的貓」我畫畢如是想。即便笑意失準,為何兩頰只顯草泥打滾後的頑童髒影,不顯少女般的健康紅潤?我當然知道這是老師用小花貓形容的語帶雙關。其實幾幅相片轉繪都有同樣的問題,自思不得,卻由畫畫班同好許老師點醒。那日上課坐於我左側的她,轉念想起林墉畫人物似乎都不畫法令,當下立刻將林大師人物寫生精選再次端看詳讀,果不其然。

少女俊男真不愛臉紋,不管法令紋、木偶紋還是抬頭紋,在林墉人物畫中多半捨去,至多刻畫陰影,甚至有時「鼻下端,頦顎下端,腮幫處的陰影就不妨舍去,不去畫那陰影。(見《林墉中國畫人物寫生精選》第5頁)」。難怪此畫表情污花,原來是法令墨紋太重使然。

「很多情況下,五官周圍的表情變化,不宜用墨來畫,墨只可畫結構的體積變化。因為表情部分用了墨,很容易產生污死效果,倒不如用色或色入墨來皴,會更貼切些。即是說,墨定骨相,色表神情。比如畫笑的表情,笑肌部位最好用色或色墨來皴擦較為自然。(見《林墉中國畫人物寫生精選》第6頁)」雖然也曾認真研讀,畫時還是丟三忘四,唯有真實體會才能轉他人技巧為己之用度。

第五十四幅畫
100cm × 80cm
2014/03/16自繪稿

後記:以下我將林墉書中所述擇要摘錄,藉由繕打加深印象,也方便自我提醒。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stats for webs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