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4 第五十七幅畫「母與女」

這週決定來點新的嘗試,從個人的國畫人物描繪轉而挑戰兩人比肩的人物寫生。《林墉中國畫人物寫生精選》書中全都是個人人像畫,多人畫像該如何下手?恐怕是書中未著墨的課題。雖然每個個人也可如法描繪,但是是否該有主從之分?兩者虛實如何相互呼應?只能自試自覺後再請老師指導。

這次轉繪的是我最喜歡的紀念照片,它曾經被我選為筆電桌面。喜歡它的原因之一是照片中的母親與么妹都笑得非常自然,真是發自內心的喜悅,那時已經退休且尚未罹癌的母親與么妹同遊小人國,是母親人生的一段愜意時光;喜歡它的原因之二是兩人在照片中兩手相扣,母女的好感情完全不需再用言語加註說明;喜歡它的原因之三是照片中的兩人看來如此相像,眉眼鼻唇,默契十足,連笑容都如同再造。母親已經過世十年,照片中的笑容還是如此親切,不知能不能畫出我對她的思念?

第五十七幅畫
85cm × 45cm
2014/04/14自繪初稿

4月18日上課,老師除了一貫的讚許外,也提到衣服色調過於ㄧ致不易給觀者深刻印象。而老少髮質應有區隔,建議我需思考如何表現少女髮色的烏黑亮麗。更重要的是老師希望我加上背景,以烘襯人物,讓畫不僅止於照片轉繪。

兩日後,母親么妹身後多了秋暮黃菊,我暈染菊影以隱其心,虛畫菊枝以藏其情,期望秋菊甘於烘襯,不搶風采。然墨色過於沈重,讓母親與么妹的會心微笑變得有些凝重,此乃下筆意外,非我原意,墨色掌控還得練習。近日迷上蔣勳的《細說紅樓夢》,一百多片光碟早已聽畢一回仍覺意猶未盡,既是細說,也需細聽,決定再從頭意會。曹雪芹在《紅樓夢》第三十八回【林瀟湘魁奪菊花詩  薛衡蕪諷和螃蟹詠】撰《詠菊詩》十二首,雖說他讓林黛玉奪得魁首,但我最愛的反倒是薛寶釵的《畫菊》詩。衡蕪君末句的「黏屏聊以慰重陽」,正是我畫秋暮黃菊的本意。

    詩餘戲筆不知狂,豈是丹青費較量?
    聚葉潑成千點墨,攢花染出幾痕霜。
    淡濃神會風前影,跳脫秋生腕底香。
    莫認東籬閑采掇,黏屏聊以慰重陽。

2014/04/20添繪秋暮黃菊

4月25日上課時,老師見我之秋暮菊景即說別緻,但亦提及我的初次畫菊仍有多處未得其位。為能清楚說明,他當場另紙示範如何畫菊瓣。概要言之,雙勾花瓣時,得隨順捻指,以增墨線律動感;同時同一朵花的各瓣邊弧的想像沿長,需自然交會合ㄧ,各瓣才有花之歸屬;另外寫意雙勾花瓣,兩線需於瓣尖交會前即止,切勿相連,虛留花姿的想像空間反更灑脫。針對此畫,老師則建議將菊瓣提染粉白,增添生氣,並於畫上示範如何提染。回家後依法行之,果然亮白花瓣溫暖了原顯沉重的秋暮黃菊,看來烘托背景也不必然隱其色,主配重點應在虛實而非色澤。

2014/04/27菊瓣提染粉白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how to get visits stats for webs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