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0 第六十六幅畫「流動」

「1996年的冬晨,哈佛大學的腦科學家吉兒.泰勒左腦血管突然爆裂,她嚴重中風了,當時她才37歲。但是泰勒沒有被擊潰,她憑藉著自己對大腦的了解,用右腦解救了左腦。八年後,她奇蹟似的完全復原,而且還開發出右腦的潛能,達到安詳平和的涅槃境界!這真是人生最不可思議的奇蹟!」

這是最近所讀的一本書《奇蹟》的簡介摘錄,原本的英文書名為《My Stroke of Insight: A Brain Scientist's Personal Journey》。作者描述當「理性左腦」突然因血管爆裂而失去作用時,「感性右腦」對外界的覺知不再受到理性分析的羈絆,此時她「感覺自己是由液體組成....不再感知自己是一個與其他事物分離的完整物件....已經與周遭的空間和流體混合在一起了。(見書33頁)」「沒有左腦來分析判斷,我完全讓這種寧靜、安全、神聖、幸福以及全知的感覺給迷住了。(見書44頁)」「當我失去左腦和語言中心時,我也同時失去的內在的時鐘,那個時鐘將我所有的時刻分割成連續的瞬間,我的時刻不再被貿然斬斷,相反的,他們變得沒有盡頭,而我也覺得任何事都不用急。....我不再用語言來思考,而是只看當下正在進行的新圖像,我沒有辦法深思過去或未來的事,因為那些細胞辦不到,我只能感知此時與此地,而這種感覺甚是美妙。當我不再把自己看成與周遭物件分離的單獨、固態、具有邊界的實體,我的整個自我認知也都跟著改變了,我知道就最基礎的層次而言,我是一種流體。(見書73頁)」「我的意識清醒,但我認知自己處在ㄧ道流體中,在我的視覺世界裡,所有事物都混合在一起,而且每個像素都正發射著能量,使得我們全都一齊流動,有如一體。(見書75頁)」「少了左腦的負面批評,我感覺自己天生就很完美--完整而且美麗。(見書77頁)」

以一名專業的腦科學家,吉兒.泰勒很清楚地將她的感覺記錄下來,這些紀錄似乎暗示我在靜坐時的覺知就像是感性右腦的開啟,她的描述與我的靜坐經驗如此吻合,令我十分好奇所謂的「天人合一」是否本自存在,只是理性左腦不肯放下物我之見,硬生生將「我」與「周遭物件」用意識「理」出邊界。可嘆我雖然練習靜坐已久,還是難以放下「理性成見」,只能偶得此種「無邊處定」的體會。

吉兒.泰勒提到中風後她住院時,探望者都像一團能量流到她面前,離去時也像一團能量蠕動後退。在覺得有趣之際,第二幅抽象畫就決定畫這樣的物我融合感,以大毫中鋒厚實肯定的筆筆疊加來表現能量的大塊流動感,各色塊之間相互融合並刻意不用水墨暈染作成相互漸層,而是完全以粗獷線條形成大色塊來營造似有實無的區隔,且間或色墨能量相互穿透,以求畫面吻合在靜坐時的外在覺知。

蔡老師初看此畫,第一句話即問「這是宣紙嗎?」,經過十數道的待乾反覆上色所產生的色澤厚實感,的確不似宣紙彩墨。確認我的肯定回覆後,蔡老師接續評論此畫說線條相當肯定,頗有空間感,以素淨輕色處理畫面而能收拾至如此實整,效果算是不錯。可惜的是蔡老師並沒有給進一步的建議,所以不知有何可改進之處,不過嘗試本身就是經驗累積,也算有所得。

61cm × 61cm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