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偶成 程顥

雲淡風輕近午天,
傍花隨柳過前川。
時人不識余心樂,
將謂偷閒學少年。

2013年4月14日與父親ㄧ道至金寶山祭拜母親,回程在大姊車上一路閒聊時,突然提到在我們小時候,父親會教我們吟唱古詩,我即笑問已經七十八歲的老父還記得否?父親那時似乎心情絕佳,隨即吟唱程顥的《春日偶成》,唱畢,在我們的鼓噪下,他又再吟唱一次,我即以艾風手機錄下。記得父親在我們小時候也會唱作俱佳的以台語講「蛇龍君」的故事給我們聽,故事中的台語兒歌韻文吟誦,真是百聽不厭。記得幾年前,我有次藉故裝傻要父親再為這個四十幾歲的兒子講一次「蛇龍君」的故事,他怎樣都不肯,老人家只能用哄的,哄騙不過,只好作罷。這次能錄到父親吟誦這首程顥的《春日偶成》,母親也算有點功勞的。

我本就喜歡這首詩的意境,有時也會挑個「雲淡風輕日,傍花隨柳行」,只是隨興自在,不問是否少年?最近收到在美國工作的老友幾週前再訪華盛頓特區的旅遊照,回想年輕時有次在凌晨兩點,一個人坐在林肯紀念館前,遙望華盛頓紀念碑,那也是一種清閒。簡樸自在即是美,不管是否仍少年?就再聽一次父親的吟誦,感受老父返樸歸真的質樸。

父親吟誦《春日偶成》錄音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Po-Ning Chen   browser and hit stats